【讲解ST的那些事】

时间:2018年05月10日 13:12:48 浏览:

[摘要] 5月8日,*ST尤夫(002427.SZ)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之际,该只2018年来从“地板价”一路跌至“地狱价”的股票竟然上演极为罕见的“地翻天”一幕。集合竞价时一字跌停,以6.64元/股创出近5年来新低,类似戏码对于1.5万名上市公司股东早见怪不怪,哪怕5个月来第28个一字跌停板就在眼前。然而诡异场景出现:该股开盘后股价迅速放量拉升,最终当日以上涨5.01%至7.34元/股收盘。

正文

2018年05月10日 13:12:48

这是一记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回马枪。查看更多资讯请关注伏牛男神直播间

  5月8日,*ST尤夫(002427.SZ)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之际,该只2018年来从“地板价”一路跌至“地狱价”的股票竟然上演极为罕见的“地翻天”一幕。集合竞价时一字跌停,以6.64元/股创出近5年来新低,类似戏码对于1.5万名上市公司股东早见怪不怪,哪怕5个月来第28个一字跌停板就在眼前。然而诡异场景出现:该股开盘后股价迅速放量拉升,最终当日以上涨5.01%至7.34元/股收盘。

  鲁迅对悲剧的定义,就是把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ST尤夫无疑以自己的方式再次诠释了这一点。自3月23日复牌至5月7日,该公司股价累计跌幅为75.03%,距52周内高点则下挫80.1%。

  那么再从市值来看,自2017年12月27日股价创出新高时的135亿元,至2018年5月7日的28亿元,期间42个交易日共蒸发107亿元。

  加上上半年业绩修正为下滑50%坏消息传出,昔日增持的一堆公司高管如今也悉数倒在血泊之中。绝望几乎写在每一位深陷其中的利益相关者脸上。

  偏偏在此时,那根阳线拔地而起。这究竟是一种自杀式冲锋,还是转机终于来临?所有问号在5月8日三点收盘之后被抛向了这家主营涤纶工业长丝的浙江上市公司。

  游戏显然还未结束。5月9日,*ST尤夫以较上日收盘价下挫5.04%的6.97元开盘,期间再度攀升至7.33元/股,但最终仍以6.97元报收。一日游的背后,更多故事似乎开始酝酿。

  果不其然,当日晚间八时许,来自公司实际控人颜静刚的一纸公告再度引发围观。颜氏在公告中承诺:“如因其个人违反法律法规等相关规定,并导致尤夫股份需承担任何行政责任、刑事责任及民事赔偿责任而遭受经济损失;或尤夫股份本身被证监会等证券监督部门立案调查而遭受的全部经济损失。其均会在尤夫股份承担责任之日起的30个工作日内无条件向尤夫股份予以全额赔偿”。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承诺对颜静刚上述赔偿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5月10日,*ST尤夫以7.16元/股高开,半小时内上涨5.02%,至7.32元/股。

  开始反转了吗?此刻还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27个一字跌停的幕后推手

  自今年1月18日停牌后,*ST尤夫事实上遭遇连串重大打击。1月19日,公司本身以及实际控制人颜静刚双双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理由均是“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1月26日,*ST尤夫又收到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只因其卷入2起民间借贷纠纷。同时该公司还收到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的关注函。

  动荡的一月只是一个开始。2月7日,公告显示,其股票于次日起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尤夫股份”变更为“ST尤夫”(5月2日该公司再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ST尤夫”变更为“*ST尤夫”)。

  此次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乃缘于民间借贷纠纷。据悉,有相关诉讼申请人已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冻结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而上述冻结账户包含公司的基本账户和募集资金账户。也就是说,*ST尤夫的现金流阀门已被上锁。

  危机还在继续。4月10日,*ST尤夫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表示,公司目前卷入了16起诉讼案件,涉及的总金额高达8.43亿元,其中12起为民间借贷纠纷。

  这是一次难得的坦率,此前对于12起民间借贷纠纷,该公司的绝大多数的表态都是“不知道”,“公司没收到钱”。

  也终于,投资者们从该公司口中亲闻了某一笔借款的详细情形:“在2018年1月2日,因公司需要向包商银行偿还贷款向中技企业集团(注:该公司为颜静刚控制)申请资金支持,后我司账户收5000万元银行入账,付款人为丁某。目前,该笔资金已用于上市公司偿还包商到期贷款,公司也入账处理。根据现有资料,外聘律师确认公司可能需要对该5000万元承担民事法律责任,但预计该借款不会对公司损益造成影响。”

  业内人士对此分析认为:“根据公司内部核实,该借款未经过公司内部流程,借款金额也未进入公司账户,无法核实资金用途,外聘律师根据现有资料无法确认公司在诉讼中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

  4月19日,该公司发布风险提示公告,声称早在1月18日即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此受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并且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被认定“构成重大违法行为,或者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的,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颜静刚的资本游戏

  *ST尤夫的一系列遭遇——包括停牌、ST戴帽以及27个连续跌停,基本都与12起民间借贷纠纷牵扯不开。而在这些纠纷中,该公司实控人颜静刚均起到关键作用。

  目前,*ST尤夫已有16件诉讼案件在身,其中,12件为民间借贷纠纷,另外4 件为表内金融借款纠纷,累计涉及影响金额8.42亿元。蹊跷之处在于,上市公司对此很可能扮演了“睁眼瞎”的角色。

  *ST尤夫表示,经公司内部核查,法院送达的12件民间借贷纠纷涉及的协议、合同均未查询到相关用印流程、记录,公司印章保管人未在所涉合同签署时间段在相关合同上盖章,并且其中11起诉讼案中民间借贷资金均未进入上市公司银行账户。

  言下之意,谁拿钱,找谁去。

  有必要来还原一下如今官司缠身那位实控人的崛起之路。

  2010年,颜静刚创建的中技桩业试图IPO上市,但因先后发生多起工伤事故遭发审委否决;2012年,中技桩业卷土重来,但在二次上会前夜,其天津子公司又发生人员伤亡事故,遂主动撤销二次IPO申报。2013年12月,中技控股借壳ST澄海,并于2014年4月更名为中技控股。2017年,中技控股在转型文娱产业后更名富控互动(600634.SH)。2018年5月9日,同样被“*ST”的富控以跌5.06%报收5.82元/股,较52周高点回落71.6%,市值总计33.51亿元。

  2015年12月,颜静刚妻子梁秀红以10元/股的价格受让了宏达矿业(600532.SH)7741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15%,并成为宏达矿业实际控制人。之后,梁秀红又将此股权转让给颜静刚控制下的上海晶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月9日,宏达矿业以下挫3.88%至6.68元/股报收,较52周高点回落53.3%,市值总计34.47亿元。

  2016年4月,出生于1981年的蒋勇通过苏州正悦以约19亿元的价格拿下尤夫股份控股权,其中15亿元为贷款。一年之后,蒋勇就将控股权转让给了颜静刚。

  也就是说,仅以账面而论,截至5月9日颜氏控有三家上市公司的市值合计为95.7亿元。

  不过请注意,3家公司已全部被查,尤其*ST尤夫在卷入系列民间借贷纠纷后,该公司主要资金账户被法院冻结,而另外两家上市公司对此均有兜底连带系列担保责任。

  当然,如果颜静刚按照5月9日晚间公告内容切实兑现,则最终将由其本人和其控制的上海中技集团承担所有法律责任,并负责赔偿一切相关损失。

  业绩大幅下滑

  正是由于借贷纠纷,*ST尤夫今年上半年业绩也受到影响。5月2日,*ST尤夫对2018年上半年业绩预告做出修正,预计实现净利润6141.8万元~1.23亿美元,同比下滑50%。此前,*ST尤夫在4月28日的一季报中,曾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变动幅度为75%~125%。

  对于此次变更,*ST尤夫解释为“内容填写错误”。究其业绩下滑,则是受到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下调、订单不饱和及极端雨雪天气的影响,以及智航新能源的开工率不足且财务费用大幅增加等。但公告特别提示,公司目前暂时无法确定诉讼事项、涉及大宗贸易及资金往来以及证监会立案调查结果等将对今年上半年业绩的影响。

  对于相关诉讼风险,*ST尤夫在其2017年财报中已透露端倪。虽然其全年业绩相当抢眼——实现净利润3.28亿元,同比增长94.24%,创历史新高。但是,年审会计师在2017年年报的审计意见中指出,该公司财务报告存在多项重大缺陷。其中,大宗贸易业务未建立相关管理制度,也未履行相关审批程序进行大额资金支付,如与上海祈尊的乙二醇购销往来中,上海祈尊实际供货金额为47104万元,公司却付款 55261.9万元,且目前尚有总计为37761.9万元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未能收回。

  值得注意的是,*ST尤夫在印章管理和使用中存在未书面详细记录印章外借用印事项,且未对定期存款制定相关管理制度,导致全资子公司上海尤航在北京银行上海分行的两笔1.5亿元定期存款,分别被划转至上海夏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上海筑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名下账户,用于办理相关质押贷款业务,仅此一项已造成*ST尤夫3亿元资金流失。

  据悉,由于上众华会计事务所已对该公司2017年度财务报告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如其2018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继续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则将面临暂停上市或终止上市的风险。

  增持高管悉数被套

  *ST尤夫此前一直在新能源领域压宝,并凭此享受了一场资本盛宴。

  早在2017年5月13日,该公司抛出一份高管增持计划。或为彰显对于公司未来发展的坚定信心,董事长翁中华、财务总监吕彬、董秘赖建清及两位参控股公司董事长周发章和刘英平拟增持公司股票,价格不高于 45 元/股,合计增持金额不低于10.30亿元但不高于15.30亿元。

  同年9月18日起,上述高管兑现承诺合计增持3932.10万股,累计耗资10.61亿元,平均增持价格为27.08元/股。

  其中,董事长翁中华在2017年9月19日至9月27日增持1793.74万股,增持市值高达4.80亿元,增持平均价格为26.57元/股。财务总监吕彬在2017年9月18日至9月19日通过二级市场和委托云南信托聚鑫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合计增持186.98万股,增持市值为5004.2万元,增持平均价格26.81元/股。董秘赖建清在2017年9月18日至9月19日通过二级市场和委托云南信托聚鑫2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增持111.87万股,增持市值为2994.07万元,增持平均价格26.81元/股。周发章委托云南信托·盛锦4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在2017年9月29日、12月15日~12月18日增持1465.68万股,增持金额为40155.96万元,增持平均价格为29.66元/股。刘英平委托云南信托?盛锦6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增持373.83万股,增持金额为9977.87万元,增持平均价格26.69元/股。

  上述增持完成后,*ST尤夫股价一路高歌,并在2017年12月25日创出34.87元历史新高。以董事长翁中华上述增持计划为例,其三个月内整体浮盈31%。

  然而,煮熟的鸭子也会飞,接踵而至的突发利空将*ST尤夫彻底推向深渊。以2018年5月9日收盘价6.97元/股比较,翁中华已账面亏损3.51亿元,吕彬亏损3709万元,赖建清亏损2219万元,周发章亏损1.01亿元,刘英平亏损7371万元。

  如果上述高管增持资金确为其本人所支付,那么,在这场股价崩盘面前,没有人能幸免于难。

作者不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资组合,未来5个交易日内也不打算买入或做空。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金融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