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拆云创前,永辉在产业架构调整上还做了三件事情

时间:2018年12月06日 14:23:00 浏览:

[摘要] 这家目前国内商超前两强的企业,历史上实现了四次组织架构变革,每次组织的进化都带来了永辉的业绩成长。

正文

2018年12月06日 14:23:00

2018年12月4日傍晚,永辉超市601933.SH)一次性贴出了逾十份公告,繁杂的内容量让人眼花撩乱,其中最核心的有两项:以3.94亿元总价转让永辉云创20%股权;以35.31亿元的价格接手大连一方集团持有的万达商管1.5%股份。

作为永辉超市、永辉云创创始人的张轩宁,接手了永辉云创这20%的股权,由此使其股权比例升至29.6%,成为后者的第一大股东,永辉超市以26.6%的股权为其第二大股东。

这场变革事实上早有征兆,从11月中旬的云超第一、第二集群合并,再到当月下旬的彩食鲜独立分拆并引入高瓴资本、红杉资本等顶级投资机构,又至今日的分拆出永辉云创,永辉超市都在做同一样事情——对集团的产业集群框架做一次大梳理,且这远不是结束。

事实上,如果梳理永辉超市过往20年的发展史,则发现其一直处在变革之中。

这家目前国内商超前两强的企业,历史上实现了四次组织架构变革,每次组织的进化都带来了永辉的业绩成长。从11月开启的序幕则是第4次,其目标是:把永辉超市这个业态形成平台化服务性公司,让永辉转型成基础设施平台服务型的公司。

一旦这样的转型获得成功,则永辉将开始新一轮的业绩大爆发。而上一个业绩大爆发是从2015年开始的组织大变革,那次变革诞生了永辉云创,也包括我们熟知的云创旗下的超级物种、永辉生活、永辉到家。

分拆云创是永辉变革的一角

市场上对于永辉超市分拆出永辉云创,有两种不同的解读:一种是认为永辉超市高估值旅程的结束,一种则认为上市公司避免了报表的拖累且可维持利润的增长。

但这并不是永辉产业重整历史的全部

分拆出去的永辉云创,并非像彩食鲜一样引入第三方股东,永辉云创此前由张轩宁创办,如今创始人增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认为是他自身看好公司的一种表现,而张此前在多个场合对永辉云创赞誉有加。

▲拆分后的永辉云创股权示意图

创立于2015年的永辉云创,作为永辉探索创新的业务集群,创立以来助力了永辉超市业态从红标店到绿标店的进化,更先后孵化出永辉生活、超级物种、永辉到家等业态,创造了融合线上线下、多场景的消费体验。

2017年后,今日资本、腾讯、创新工场、丹晟投资等知名投资机构及互联网巨头先后战略投资永辉云创,即是看中云创科技对新零售科技赋能的作用,而腾讯更将其作为新零售的范本予以打造。

永辉云创成立至今高速发展,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5.66、14.78亿元,一年增长近三倍。

快速扩张的门店和线上等创新业务确实在2017年给永辉超市带来了一定的增长,但进入2018年以来,持续的资金投入给该公司造成的利润压力也逐渐显现:2018年半年报显示,永辉云创净利润亏损3.89亿元,造成永辉整体净利润减少1.91亿元;此前2016、2017年云创亏损分别达到1.16亿元和2.67元。

对比来看,2017年永辉的净利润16.85亿元,而云创光今年三个季度就烧掉了近四成,再加上云超业务方面还在不断的进行规模扩张,双业务齐头并进将对永辉整个自由现金流形成大压力。

从未来而言,永辉云创探索的创新业态仍需较长培育期,仍需巨额的资金投入,并带来可能更长时间的亏损,但却由此拖累了永辉超市上市体系业绩,这或许也不是永辉想看到的局面,这也是永辉下此次分拆的主因。

永辉超市对此似乎也并不回避,其在公告中表示,目前永辉云创因独立经营零售业务而产生较大经营亏损,因此有必要调整永辉云创的控制权,既可降低永辉超市的运营成本与经营风险,又可以对永辉云创的实际控制人及经营团队形成相应激励。

据悉,此次交易完成后,永辉云创及其控股子公司将不再纳入永辉超市的并表范围。同时,永辉超市单体报表上对永辉云创的长期股权投资由成本法转为权益法。以2018年9月30日经审计的云创审计报告数据为基础,经初步测算,该交易将在公司合并报表层面确认2.84亿左右投资收益。

不过,分拆之后,双方的合作关系并没有因此削弱。在此次股权交易同时,永辉超市与永辉云创也签订了系列关联交易框架协议,针对商标及品牌授权、IT系统、物流、财务、人员、关联方及关联交易等进行约定。这显示出,永辉云创在永辉超市的独立性进一步加强。

遵循科技企业的轨迹,依照阿里巴巴分拆出蚂蚁金服,腾讯独立出腾讯音乐、阅文集团等产业坐标,在永辉云创分拆出来之后,或会再进行多轮融资,由是支持其未来在新零售业务上的探索,并在合适的时机上市。

基础设施平台科技企业的梦想

在分拆出云创之时,永辉超市还另有一则重要决策:以35.31亿元接手大连一方集团有限公司、孙喜双所持有的万达商管1.5%股份。

据万达商管集团负责人在2018年万达商业年会上透露,到2019年全国万达广场数量将超300座。初步估计2019年万达还将在全国开45座万达广场,其中三四线城市开业数量占比超7成。

从目前永辉超市已开店和待开店的情况来看,万达广场一直是永辉超市开店的重要“阵地”。有分析师指出,近年来万达约40%以上的商业项目都有永辉布局,未来将深度绑定、全国拓展;若万达商管后续上市,公司有望兼获投资收益。

▲上市以来永辉的营收及增速

但在这背后或许都有腾讯的身影。2018年初,腾讯控股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云商、融创中国京东340亿元入股万达商业,持有14.273%股份;5月,万达、腾讯、高朋宣布将合资成立网络科技公司,三方分别持股51%、42.48%、6.52%。

众所共知的事实是,腾讯分别是永辉超市、永辉云创的第二、三大股东,腾讯的各项智慧零售工具陆续落地永辉各项生态;10月,屈臣氏集团、永辉及腾讯共同组建新合营公司“百佳永辉”;11月,永辉宣布与腾讯共同投资整合广东省内的超级市场业务……

再联系到此前的各种动作,购达曼、入股蜀海供应链公司,创办彩食鲜生鲜供应链平台,而后引入高瓴、红杉等头部资本,对标美国西斯科Sysco;通过试水合伙人机制、创办供应链金融、孵化消费类创业项目;加上此次对永辉云创股权结构的调整,永辉超市正大致力于成为一个融合共享平台。

这个平台横向来看,整合区域零售企业,是以更快速度获取大量成熟门店资源及供应链等支持,同时输出其生鲜供应链、管理系统、信息技术等中后台支持,逐渐在零售业最底层构筑起向外开放的“水、电、煤”等基础设施;纵向来看,永辉也在融合供应商、服务商等产业链资源,从而在产品标准、上游资源等方面共同协作,形成类似于小米那样围绕生态圈合作的发展模式。

在这方面的实践中,以区域零售企业为例,在建设方面,永辉与红旗连锁、武汉中百等企业合作,彩食鲜等业务遍及红旗连锁。举例红旗连锁而言,三季度净利润同比涨幅高达171.97%,即是永辉帮助去中间环节及供应链整合等结果。

▲永辉的商品损耗率

这个最终的目的,张轩宁并不讳言,“零售的本质是,小的都发挥不了作用,太散的也发挥不了作用。永辉正在以大平台、小前端、富生态、共治理的共生平台系统,从一家零售企业进化为一家服务零售的科技企业。”

作者:花未满楼

来源:灵兽 

作者不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资组合,未来5个交易日内也不打算买入或做空。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金融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