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性计提12亿商誉减值导致业绩“变脸” 威创股份涉嫌财务“大洗澡”

时间:2020年02月14日 09:19:31 浏览:

[摘要] 根据威创股份在2019年三季报中披露的信息,公司2019年度的净利润预计将达到7922.28万元至1.58亿元。1月31日,公司披露修正公告,将2019年度净利润下修至-11亿元至-14亿元。

正文

2020年02月14日 09:19:31

由于一次性计提12亿元的商誉减值,威创股份(002308.SZ)2019年的净利润由此前预测的最多盈利1.58亿元转为最多亏损14亿,此举引起深交所关注。2月13日,威创股份回复深交所关注,并对集中计提商誉减值的依据作出说明。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威创股份正在计划引入新的控股股东,突然计提巨额商誉减值,难以逃脱财务“大洗澡”的嫌疑。

12亿商誉减值引发业绩“变脸”

根据威创股份在2019年三季报中披露的信息,公司2019年度的净利润预计将达到7922.28万元至1.58亿元。1月31日,公司披露修正公告,将2019年度净利润下修至-11亿元至-14亿元。

对此,威创股份在公告中表示,业绩前后出现反差的原因在于,公司对商誉及其他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经初步测算,资产减值总额预计约12.76亿元。

具体来看,上述商誉减值主要来自于威创股份收购的学前教育服务资产。从2015年开始,公司通过收购北京红缨时代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红缨时代)、北京金色摇篮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金色摇篮)、北京可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可儿教育)等学前教育行业公司,进入学前教育服务行业。截止2019年12月31日,公司账面商誉余额约为174,332万元,累计已计提减值准备0元。

威创股份认为,对上述资产计提商誉减值,是基于学前教育行业新政策的出台给公司相关业务带来的负面影响。

但反差如此之大的业绩大“变脸”,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2月13日,威创股份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重申了计提12亿元商誉减值的理由。公司表示,受行业发展指导政策变化,以及各地执行细则逐步落地的影响,红缨教育、金色摇篮等子公司出现客户数量下降及存量客户流失的情况,客户的服务和商品采购需求也受到影响。2019年前三季度,红缨教育和金色摇篮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均出现一定程度下滑。

公司还透露,虽然新政执行细则在各地落地情况不一,对2019年公司深度管理运营服务支持业务的影响尚不明显,但参考其他地区相关政策的实践情况以及其他商誉资产组的相关业务线、重点客户在政策和市场环境变化下的经营表现,公司管理层认为截至2019年末,针对上述资产组的未来经营业绩已经具备了重新合理预判的基础,因而也需计提商誉减值损失。

涉嫌财务“大洗澡”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发布业绩修正预告的10天前,威创股份披露了一桩涉及到控制权变更的交易。公司现控股股东威创投资及其一致行动股东何小远、何泳渝计划将其持有的占上市公司24.22%的股权出让,受让方为北京国信中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起成立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合伙企业。

从业绩的走势来看,威创股份在2012年行至巅峰后,近年来的表现难称稳定。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约为1.58亿元,是2016年以来的最低值。最为关键的是,威创股份两大核心业务——数字拼接墙系统和幼教产品及服务的毛利率在近两年均处于持续下滑中。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指出,在对未来业绩预期较低的情况下,威创股份通过计提商誉减值来拉低业绩基数,难以排除为新控股股东提振业绩做“铺垫”的嫌疑。他表示,利用商誉来调节利润,一直是上市公司的惯用伎俩,由于具备很大的操作空间,也一直是监管的难点问题。

财联社记者则注意到,截至2019年12月31日,威创股份并购幼教公司产生的商誉余额约为17.13亿元,幼教公司收购业务的商誉余额为3057.21万元。其中,此次集中计提并购幼教公司产生的商誉减值11.70元,占该资产组商誉余额(即17.13亿元)的比重高达67.13%。

与此同时,根据威创股份方面披露的信息,前述计提商誉减值损失的相关资产在业绩承诺期基本完成了业绩指标,这意味着至少在2019年之前,相关资产的业绩表现并未出现太超乎预料的落差。如此以来,威创股份一次性计提约2/3的商誉减值,是否具有合理的依据何必要性?

换言之,如果威创股份的依据合理,这就意味着公司收购的幼教资产未来的持续盈利能力将较2018年及之前会出现几乎断崖式下滑。威创股份方面是依据什么作出这样的判断,恐怕仍需公司作出进一步的解释。

来源:财联社记者 徐学成

来源:财联社
为提升阅读体验,摩尔对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金融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