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安在线,你靠的是科技,还是关联交易?

时间:2020年03月26日 10:45:00 浏览:

[摘要] 众安在线的“保险业务盈利”有着很多的“X因素”:比如A股市场2019年的火热,而作为财险公司却转投健康险怀抱,以及作为新任CEO姜兴背后“阿里系”渠道的扶持。疫情当前,众安在线似乎正迎来风口,殊不知前方难关重重。

正文

2020年03月26日 10:45:00

从在线保险第一股,到成为千亿软银愿景浮亏3亿美元的元凶,“三马加持”的众安在线在上市两年的时间中,虽偶有高光时刻,但大多数时间都是那个“扶不起的阿斗”。

而在众安在线发布“史上最强年报”之后,甚至完成了“保险业务实现盈利”后,这一情况仍然没有改观

3月25日,众安在线港股股价收涨4.51%,报25.50港元;虽然涨势看似喜人,不过对比恒生指数3.81%的涨幅以及亚洲股市“着魔”般的大反弹,众安在线年报后表现只能算是刚迈过及格线。而即便是全球疫情吹起在线金融炒作风潮的大背景下,众安在线股价距离两年前公司股票59.71元的发行价仍然低了将近六成。

过去一年中,众安在线不论从业务层面还是管理架构上都出现了深层次的改变。除了“阿里系”姜兴替代“招行系”陈劲成为CEO,董事,财务主管等要职均“改头换面”。而在业务上,消费金融的“大洗牌”让众安在线曾经的消费金融保险业务蒙亏,作为财险公司次要的“健康险”业务却成为占比最高的保费收入来源。

//“史上最好年报”背后,财险公司全面抛弃财险?//

3月24日,众安在线披露公司2019年业绩报告。这份报告主要传递出两个好迹象,一是公司保险业务盈利归正,二是承保亏损收窄。

年报显示,众安在线2019年实现总保费收入146.29亿元,同比增长30%,年内净亏损6.38亿元,延续过去两年的亏损(2017年和2018年净亏损9.96亿元、17.9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4.54亿元,同比缩窄74%;承保亏损16.9亿,较2018年减亏1.366亿元,减亏幅度不大。

不过,受益于2019年A股“核心资产牛市”,众安在线的投资收益率达到9.3%,投资收益合计18.155亿元,致使保险业务获得年度“薄利”760.1万元。

作为一家财险公司,众安在线年报出现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好迹象“,归属人身险业务范畴的健康险业务成为了众安的支柱,保费收入占比跃升至第一。

而作为曾经在互金大跃进时期公司“拳头产品”,众安在线的消费金融保险业务却只能用惨败形容——消费金融保险2019年收入环比下降12.2%,赔付率从72.3%上升至难以控制的97%,叠加渠道成本的总承保成本率高达109%,陷入做越多,亏越多的境地。

2019年,国内民间金融去杠杆快速实质化,除P2P行业“团灭”外,消费金融坏账率,地方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出现激增,其均导致众安在线消费金融业务板块重挫。虽然众安在线主动收缩了消费金融业务的规模,但仍然不免受其影响。

作为众安在线的“招牌”,2019年公司科技输出实现营收2.7亿元,同比增长139.9%;净亏损3.34亿元,同比减亏1.7%,减亏幅度则非常有限。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的影响扩散,令众安在线2020年的业务前景进一步复杂化。

众安在线3月20日发公告,其于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2月29日所获得的原保险保费收入总额约为人民币25.65亿元,同比增长55.2%。由于搭上的”全面线上“的快车,众安在线的保费收入领先一众传统险企。

不过,众安在线方面也澄清,保费增速主要来源于健康险业务。而健康险业务与公司依赖的蚂蚁金服渠道不无关系。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众安在线的航意险在1月和2月期间几乎完全“卧倒”,这一趋势在3月之后则将短期延续。而由于疫情导致的信用偿付问题激增,消费金融保险业务的赔付率在2020年出现进一步上升几乎已经是大概率事件,赔付成本的后置也几乎将确定性影响2020年众安在线的业绩。 

//科技业务难撑大局//

不论是从利用科技手段“击穿”场景壁垒获客,还是利用众安SaaS服务打开国内以及海外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同行市场”——众安在线标榜其与传统保险公司的最大区别在于公司的科技实力,而这也是公司在上市之初获得高估值“礼遇”的源泉。

不过,从纯粹的科技收入来看,众安在线依然无法说服资本市场用”科技企业”的估值方式来为众安在线定价。

根据年报,众安在线2019年科技输出(SaaS)收入达到2.7亿元,比2018年增长139%,虽然增速过快,但基数不仅远低于9.769亿的研发投入,在公司保险业务动辄百亿的收入面前几乎忽略不计。保险系统客户数量增加到36家,比2018年年底增加11家,增速看上去达到44%,但从一个新生业务该有的增速来看只能说勉强及格。

至于众安输出互联网保险能力的 SaaS 服务是否有发展潜力?这一点在业界一直有争议。

基于网络技术的 SaaS 技术服务输出业务早在千禧年后就在欧美发达资本市场上“过度炒作”。2015年的国内“互联网+”大潮让互联网 SaaS 业务一度“老树新发”。但是 SaaS 业务本质,即”利用信息不对称优势“赚钱的本质使得该项业务的客户长期黏性偏低,这些都是制约,甚至让SaaS业务很难看到广阔前景,仅仅被大部分公司当做业务炒作概念的原因。

众安在线的SaaS业务前景看上去非常“美好”。——比如众安SaaS收入方式采取业务提成的浮动收入,业务量随客户业务单量的提升而提升,长期看相当于对全球在线保险行业“收税”,今年也增加了恒大人寿,横琴人寿作为重要新客户。但是 SaaS 业务的持续性仍然存在问题,“信息不对称”消弥以后的业务黏性缺失,加上行业竞争加剧,传统保险公司互联网转型加速,以及众安自身必须持续投入保持竞争优势等等,都会延长科技业务的盈亏平衡点的到达——甚至于永远无法到达。

//关联交易左右全局?//

东方不亮西方亮。众安在线在2019年度整体业务的改善,很大程度依赖公司与蚂蚁金服的合作。有意思的是,作为一家财险起家的保险公司,公司的“拳头产品”却是在支付宝上卖的“安稳e生”,“尊享e生”、“支付宝好医保产品”等健康险产品,其占到公司保费收入的33%,较2018年占比提高8个百分点。

而根据年报,名义上利用科技实力,实际大量通过蚂蚁金服,阿里等渠道外拓的健康险和生活消费类保险(运费险等等)合计占比达到58%,比2018年底上升高达19个百分点。其中产生的关联技术服务费用为10.85亿元,较上年4.95亿元增长119.19%,其增幅几乎与健康险增速同步。如果参考健康业务低至73.8%(同比下降9.3个百分点)的“赔付+渠道成本”,你几乎可以肯定的说出——“蚂蚁金服才是众安保险业务扭亏的主要原因”。

这种转变,也可以从众安在线年报“关联交易”中略窥一斑。数据显示,蚂蚁金服及其子公司、腾讯及其子公司之间往来的技术服务费用约为10.85亿元,较上年4.95亿元增长119.19%,增速与健康险收入几乎趋同。

而今年,众安在线“换帅”,或许变向印证了众安在线在潜移默化中的“转变”。作为曾经主持招商银行电子零售业务转型的众安原CEO陈劲在一度矢口否认“换帅”传言后退居二线,而“阿里系”嫡子,缺乏金融背景的“技术男”姜兴走马上任,成就了金融圈技术男挂帅的又一个“佳话”。

有意思的是,姜兴在年报中提及:众安在线费用率的下降主要来源于渠道费用率的改善,不过姜兴将渠道下降的原因归结航旅渠道议价能力提升,可年报中却明确显示占比远高于航旅的健康险渠道费率下降3.3个百分点至20.8%,而占比远低的航旅渠道费率仅仅下降2.7%至86.5%。不知是不是因为姜兴羞于提及蚂蚁金服渠道让利?

当然,众安在线也并非没有独立的迹象。2019年年报中自有平台的保费收入超过10亿,比2018年提高7.6倍,不过这一成绩要让自有平台支撑众安在线最高时期达到千亿的盘子,仍然有待时间

文   环球老虎财经

作者不愿公开自己是否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资组合。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金融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