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内惨遭4家做空机构围剿,跟谁学会是下一个瑞幸吗?

时间:2020年05月20日 23:56:00 浏览:

[摘要] 这,恐怕是近10年来,绝无仅有的一幕。

正文

2020年05月20日 23:56:00

这,恐怕是近10年来,绝无仅有的一幕。

一家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因为财务数据太亮眼,导致半年内先后被4家做空机构发布了6次做空报告。熟悉美股市场的朋友应该不难猜到,这家公司是跟谁学

昨天,知名做空机构浑水发布针对跟谁学(NYSE:GSX)的做空报告。质疑的东西,也无非还是用户真实性这些东西。

比起浑水做空的内容,更加值得投资人注意的是,这已经是今年以来第4家做空跟谁学的机构。在此之前,灰熊、香橼、天蝎创投先后发布过有关跟谁学的做空报告。

从过去中概股历史看,被超过3家机构做空的中概股共有5家,结局都不太好:

瑞幸、旭光高新材料至今仍在停牌;中国高速频道黯然退市;泛华金控和亚太交换中心固然还在美股,但股价已经较最近一次做空时分别下跌43.32%和75.52%。

这次的跟谁学会是例外吗?

至少从股价表现看,浑水的做空报告严重打击了跟谁学投资人的“信心”。报告发布后,跟谁学股价一度大跌近20%。虽然盘中股价有所反弹,但截至收盘,其股价仍然下跌7.31%。

今天上午,跟谁学还特地发布回应声明,并对浑水的质疑一一作了回复。下面,大家可以跟着读懂君好好看看这场浑水和跟谁学的正面对决。

/ 01 /超过一半用户都是机器人

浑水最先抛出观点是,跟谁学绝大部分的用户都是机器人。

在分析跟谁学54065个独立用户的数据后,浑水发现5742个用户的登录记录很奇怪。他们往往在两个(或多个)不同星期的同一天,甚至同一时间参加在线课程学习。这里的时间,精确到秒。

举个例子,比如用户A,在这周三的9点30分20秒登陆了小学三年级的数学课堂,下周三登陆小学三年级数学课堂的时间依然是9点30分20秒。

他们被浑水称为“精确参与者”。虽然这5742个用户中,大多数只有一次这样的行为,但也有1261个用户多次完成这样的“壮举”。最夸张的一个用户更是有9次登陆时间完全相同。

更重要的是,浑水还发现,5742个用户与另外33145个用户共享一个IP,或在完全相同的时刻加入。减去10342个重复数据后,“精确参与者”数量占比为52.8%,也就是28545个用户。换句话说,在浑水看来,这28545个用户都是机器人。

浑水质疑的逻辑很简单。除了用户登录时间一定会有差异外,跟谁学服务器也会导致用户最终登陆时间存在差异。几个因素叠加,使相隔一星期或者更久的时间后,同一用户以相同的时间登录,几乎不可能实现。

这就类似于用户每周从城市A搭飞机飞往城市B,两次降落的时间完全相同。

跟谁学的解释是:这是小班切大班的原因。

跟谁学采用双师大班模式进行教学。“双师”指代主讲老师加辅导老师组成的教学团队,其中主讲老师负责讲授课程和传道授业,辅导老师负责日常服务和答疑解惑。在常规的直播课中,跟谁学会将一个主讲老师所带的大班,拆分成由多个辅导老师带领的小班。

跟谁学表示,每次开课前30分钟左右,辅导老师会开启小班互动模式,采用做游戏、复习作业、课前预习等方式陪伴学生。

在正式开课时,或者在主讲老师进入直播间后,辅导老师可采用手动切换的方式,将直播间从小班模式切换至主讲老师主导的大班模式。

由于K12的课程周期相对固定,同一个课程在不同周次和日次间的上课时间基本一致。例如四年级春季数学课在星期六下午14时上课,那么通常每周的该时间都为小学四年级数学的上课时间。

所以在小班切换到大班的过程中,从大班的视角就会出现浑水报告中提及的多个Precise Joiners(精确参与者)在不同课节的同一时点到课的情况(例如上例中提到的每周六下午14时)

/ 02 /与老师共用一个IP的学生,也是机器人

浑水还发现,共有15239名学生用户与跟谁学上课老师或导师共用一个IP,还有1364个用户的IP也存在重叠,两者相加的用户数量达到16603人,占比30.7%。值得注意的是,在这16603人中,有10614个用户就是上文提及的“精确参与者”。

在浑水看来,这些学生也都是机器人。它的逻辑是,由于跟谁学在线下没有实体学校或者学习中心,学生不可能与老师共享IP。这样的观点也得到了前跟谁学员工的证实。

对这个说法,跟谁学并不认可,强调不存在这种情况。

跟谁学表示,他们以目前数据库中2020年1月至3月的正价课全量数据,重新计算了学生与教师IP的重合度,得出的结论仅为0.78%。

跟谁学看来,通常在家庭宽带中,用户的IP地址由宽带运营商提供,会存在同一IP被不同用户复用的概率。因此,0.78%的IP重合度是合理的。

/ 03 /某个时点突然涌进的学生,还是机器人

浑水发现,跟谁学的课堂在开播前,会在某个时点突然有大量学生涌入。

入上图所示,在点1的位置上,有104个用户在课程开始前的9分40秒到9分36秒加入。其中,有6个上文提及的“精确参与者”。

浑水把这些在特定时点突然涌入的学生,称为“爆发性参与者”。据浑水统计,这些“爆发性参与者”的数量共有4528名,与这些人IP相同的用户共有488人。

值得注意的是,开课前后5分钟内涌进的学生,浑水没有将之统计为“爆发性参与者”,除非它们表现出一些其他的机器人行为。

浑水认为,这些“爆发性参与者”也都是机器人。因为这些用户的涌入,经常发生在一段连续活动的中间节点。好比我们在一小时内看到10列地铁经过,其中9列完全空着,1列全是人。这并不符合现实生活的逻辑。

跟谁学的解释是,还是因为小班切大班导致的。

/ 04 /猜想得到跟谁学前员工确证

浑水对跟谁学的质疑,还得到了一位公司前员工的确证。

根据跟谁学前员工所述,跟谁学的刷单业务,始于2015年。那时候,为了打造一个O2O平台,就已经开始刷单。

跟谁学有一个机房,里面有上万个“群机器人”(手机)。每个设备将有一个单独的手机号码,微信号码,并被购买产品,或参加一个课程。

这位前员工还透露,跟谁学也会利用外部公司来运营刷单。有些公司专门提供上课服务,还有些人专门注册课程并付费。这些公司通常会根据所要求的任务,获得2%到5%的佣金作为补偿。跟谁学为这些交易提供所需的现金,并通过销售费生成刷单所需的大部分成本。

这位前员工提到了三家独立的向跟谁学提供机器人用户的公司,包括微师平台和北京优联环球。

说到底,浑水就一句话:你们前员工证实你刷单了。

跟谁学回应也很直接,不可能!同时,它给出了三个原因。

首先,微师只是跟谁学旗下提供直播视频服务的工具,其全部业务已按照会计准则的要求如实计入财务报表。两者同为跟谁学旗下品牌,无论各品牌间是否有交易,均会在合并报表层面抵消,换而言之,跟谁学无法通过与自己交易来进行刷单,因此该指控不成立。

其次,北京优联环球为跟谁学关联方。跟谁学与优联环球的全部交易,以银行转账记录为佐证,完整披露于年报及季度报告的电话会议中。该关联交易金额占收入的比例,一直远低于1%。

最后,跟谁学目前的业务模式与O2O平台模式完全不同。公司自2017年起全面聚焦在线直播大班课,持续盈利,现金流持续为正,现金余额持续增加。与报告中描述的情况完全不符。

/ 05 /跟谁学会是例外吗?

说起来,浑水已经是今年以来第4家做空跟谁学的机构。在此之前,灰熊、香橼、天蝎创投先后发布过有关跟谁学的做空报告。

从过去中概股历史看,被超过3家机构做空的中概股共有5家,最终结局都不太好。

最近的是瑞幸,在被3家做空机构做空后,被爆出业务造假,目前还处于停牌阶段;

泛华金控在2018年、2019年遭遇3家机构做空,至今股价下跌43.32%;

亚太交换中心先后三次被做空,最近一次是在2018年,至今股价下跌75.52%

旭光高新材料2014年被做空之后,一直停牌至今;

中国高速频道已经黯然退市。

那么,跟谁学会是例外吗?看完浑水质疑的焦点与跟谁学的答复,大家可以在留言区把你的答案告诉读懂君。

文     读懂财经

作者不愿公开自己是否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资组合。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金融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