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停摆158天,电影投资一夜入冬,影视类基金还好吗?

时间:2020年06月30日 09:05:00 浏览:

[摘要] 五个多月前,一场始料未及的新冠疫情,给被外界一致看好的“最强春节档”按下了“休止符”。影院停摆158天,不仅让档期中的电影回款徒增变数,也让不少筹备期的电影项目无限期搁浅。

正文

2020年06月30日 09:05:00

五个多月前,一场始料未及的新冠疫情,给被外界一致看好的“最强春节档”按下了“休止符”。影院停摆158天,不仅让档期中的电影回款徒增变数,也让不少筹备期的电影项目无限期搁浅。

比电影从业者更难熬的是,电影项目背后的各路资本。过去几年,国内电影票房一路高歌猛进,电影投资也一度热钱滚滚,除在二级市场高配电影股的股票基金外,不少基金公司也通过专户理财或专户子公司资管计划参与其中。

当新冠疫情“黑天鹅”意外来临,这些曾试图“分一杯羹”的电影基金日子还好吗?他们的生存状况如何?在大电影重启依旧遥遥无期的眼下,电影基金管理人如何自救?

电影投资一夜入冬

“我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套用周星驰《大话西游》里紫霞的一句台词,来形容今年的电影市场再贴切不过。

441亿元、454亿元、558亿元、607亿元、641亿元……这是2015年至2019年国内年度票房的总量数字,但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新冠“黑天鹅”,搅乱了票房记录屡屡刷新的节奏——2020年总票房仅22亿元,这一数字定格在大年除夕前一天的1月23日。

受其影响,光线传媒万达电影北京文化等影视传媒类上市公司股价持续走低,也大大拖累了此前一直看好“春节档”并高配影视传媒股的基金产品净值。

2月3日,鼠年春节后的首个交易日,传媒娱乐指数暴跌9.25%。当日,工银中证传媒指数分级跌 8.14%,农银信息传媒股票跌8.08%,鹏华传媒分级跌8.26%,均超过当日上证7.72%的跌幅。

不过,随着二季度以来恐慌情绪的逐渐缓释,传媒娱乐指数也跟随指数走出一波反弹,截止6月29日,包括上述几只在内的传媒类基金净值已经接近或超过年内高点。

相比间接投资上市电影公司的电影类股票基金,直接参与投资电影项目的影视类资产管理计划,如果没有在疫情到来之前及早结项,受到的影响则更为直接,潜在的减值风险也更难以估量。

在加盟一家阳光私募之前,林宏(化名)是一家基金专户子公司投行部二级团队负责人,过去几年,得益于国内电影票房的爆发性增长和对电影投资的偏爱,他和他的团队成功为公司揽了几单电影基金的项目,并顺利发行了两期面向高净值群体的资管计划。

这家基金专户子公司作为管理人,并不直接参与项目的投资,项目投资由林宏团队完成尽职调查的一家专业影视投资公司打理,根据双方协商好的资管计划的项目包,所募资金投资的项目涵盖真人秀、演唱会、电视剧和院线大电影。

尽管拥有实力强大的风控团队和专业的操盘手,并遵循了“项目包”式的分散投资原则,但这只产品最大的减值风险点仍来自一部他们此前十分看好、由众多一线明星担纲的古装大电影项目上。

在这部电影尚未定档上映前,林宏团队就察觉到一种不详的信号——一方面电影后期制作成本一再追加;另一方面,古装电影与时下的主流观影喜好有些违和。尽管提前做了最坏的打算,但他们仍没有预料到新冠疫情带给电影行业的深远影响。

基金管理人的自救策略

影院停摆带给电影投资方的压迫和焦虑并不止林宏团队。据财联社记者统计,在电影投资热钱滚滚的2013年至2017年,18家基金公司(含专户子公司)发起了36只影视相关的资产管理计划,单体项目规模几千万元至数亿元不等。

其中,仅招商财富一家公司在2013年至2017年就联合海润盈峰、纪中文化、金盛信马、和和黑蚂蚁、水滴影视、新鼎明等影视公司发行了11只专项资产管理计划。

此外,博时资本、工银瑞信、国投瑞银、汇添富、嘉合基金、金鹰基金、民生加银资管、南方资本、首誉光控、万家共赢等基金公司或基金专户子公司均有影视资管计划立项或发行。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36只影视相关的资产管理计划最后一只备案的产品是成立于2017年10月的“招商财富-新鼎明影视文化产业五期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此后,各家公司再无此类项目立项。

一位基金业内人士对此解释称,受监管政策和内部风控因素,电影投资基金已经被内部视为高风险领域,电影投资听起来很诱人,但投资的暗礁却很多。“目前只维护存量项目,新增项目已再难过审。”他补充说。

在无力改变现实的窘况面前,电影基金管理人也只能顺势而为,要么及时止损或调仓,切换到更为广阔的跑道上;要么就耐心等待,苦练内功“等风来”。

5月27日,在停更四个月后,总部位于杭州的新鼎明影视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公众号再次更新了。

“今天我们遇到的困难,让我们反观自身,反躬自省,回到内部的梳理,对在前进中积累的问题去做一个彻底的修正。”面对这场不期而遇的影视寒冬,公司两位创始人如此回应外界的关切。

在上述创始人看来,电影是通过文学、影像、音乐和表演相结合的影视方式,去传达这种文化,通过一个个真实的人物和虚拟但现实的人物,通过一个个历史的事件或虚拟的故事,去展现这种文化,去以人文而化天下,去抚慰人心、点亮人心。

是消极坐以待毙,还是积极有所作为。前文所述的传媒类基金持仓品种也做了一定的微调——剔除或降低电影股的持仓,增加其他高成长行业的持仓配比。

以工银中证传媒指数分级基金为例,对比2019年四季报和2002年一季报,其第一重仓股分众传媒持仓占比从9.84%降至7.37%;从掌趣科技万达电影分别以2.84%、2.52%净值列前十大重仓股到十大重仓股中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两只互联网类股票——吉比特和利欧股份。

“即便是走势羸弱的影视传媒板块,也有质地优良的品种,疫情带来的恐慌就像一个试金石,好公司面对天灾拥有足够的韧性,他们也会有所作为,积极适应观影需求从大屏幕的小屏幕变革。”一位坚持自下而上选股的基金经理告诉记者。

电影行业入冬,上市公司思虑转型,坚守价值投资的基金经理谋求自救策略,曾经的电影投资人也在寻求职业上的破茧重生。

面对公司与投资人的压力,带着曾经对电影投资的执念与不甘,林宏团队不得不黯然离场,他下一站是一家阳光私募,或许标准化的投资能渐渐抚平他过去几年非标的苦心竭虑。

文      财联社

作者不愿公开自己是否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资组合。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金融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