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钢:多因素让外资看好人民币资产 开放也应防范输入性风险

时间:2020年07月27日 08:48:00 浏览:

[摘要] 相对于全球市场,中国呈现出较强的竞争力。今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主席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2020国际货币论坛上表示,中国的金融市场表现出比较稳定的态势和较强的韧性,同时还具有很强的活力。外资比较看好人民币金融资产,也就是说我国金融资产在全球的吸引力显著提升。

正文

2020年07月27日 08:48:00

相对于全球市场,中国呈现出较强的竞争力。今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主席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2020国际货币论坛上表示,中国的金融市场表现出比较稳定的态势和较强的韧性,同时还具有很强的活力。外资比较看好人民币金融资产,也就是说我国金融资产在全球的吸引力显著提升。

不过,肖钢也表示,金融市场的开放也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给我们国家经济金融发展带来巨大利益,同时它也可能带来一些风险和调整。

“外资进来它既有一部分是长期资金,也有一部分是短期资金。”肖钢表示,外资有的也是借钱进来炒股的,是带着杠杆来的,这个短期资金会快进快出,将给我国资本市场带来更大波动。这些问题都是资本市场开放以后要成为全球资产配置中心必然带来的一些问题和挑战。所以也还需要中国做研究。

外资钟爱人民币资产?A股估值相对偏低

有数据显示,到今年6月末,外资持有中国A股股票余额已达到3684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13%,实现了2位数的增速。外资持有的中国债券余额也达到3691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10%,债券持有额是2016年外资持有额的3倍。截止到今年6月底,境外机构债券托管量达到2.19万亿元,比5月末多增加829亿元,同比大幅提高33%。不仅如此,外国直接投资也取得了很好的成效。今年上半年我国利用外资就达到4722亿元人民币,特别是二季度我国利用外资增长了8.4%。

“A股在全球主要的股市当中的估值还是相对偏低。”肖钢表示,A股在全球主要的股市当中的估值还是相对偏低,截止到6月30日,沪深300指数w数26.7倍,德国的(Bx)指数23.33倍,日经225指数的26.19倍,所以和这些主要的股指相比A股应该说是盈利比较好的一个资产配置。由于人民币和美元的利差在扩大,十年期美国国债现在实际收益率已跌到0以下,而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还在3%左右。所以对于持有美元流动性的投资者而言,人民币资产当然具有比较高的吸引力。

肖钢表示,从固定收益产品的投资来看,虽然我们应对疫情的冲击不断调低利率,但是中国的利率水平仍然是比较合适的。中国要调低利率水平来应对疫情对企业的冲击、减轻企业的负担,但同时也要看到中国利率市场化也在加快,所以通过利率市场化以后,又放松了对利率的遏止,所以这两方面的因素使得中国的利率保持在一个比较合理的水平。从中国的长期供给和需求平衡来看,我们国家既没有通货膨胀的压力、同时又没有通货紧缩的担忧,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保持这样的利率水平还是非常有利于做固定收益产品投资的。

“从权益类投资来看,中国的资产也具有长期投资价值,特别是结构性价值比较凸显。”肖钢指出,欧美很多的上市公司因为受疫情冲击,利润也在减少,所以他们的企业就纷纷暂停股票回购,过去十年欧美的很多上市公司用大量的现金来回购股票,这对于股价上涨投资以及回报是有好处的,但疫情发生以后欧美很多的上市公司就停止了股票的回购。一部分上市公司还停止了分红,这给境外基金回报造成很大压力。加上疫情以后欧美的央行实施无底线的量化宽松政策,普遍实行零利率、负利率,这使金融资产的收益率大大下降。

“在这种背景下人民币资产的安全性、收益性和稳健性优势就得以突出。”肖钢表示,摩根士丹利今年上半年发布报告,把中国列为资产避难国。从MSCIWORK这样一个全球新兴市场股票指数来分析,纳入到MSCIWORK指数里面公司大概有三个特点。

不仅如此,在肖钢看来,人民币资产受到青睐,还源于中国已经成为稳定全球经济的中流砥柱。中国资本市场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市场之一。以及近年来扩大金融开放的各项举措、效果显现。

外资短期资金带来波动?要防范输入性风险

“我国要成为全球金融资产的配置中心,对中国的经济、金融运行还是有着重要的意义。”肖钢表示,但打造全球金融资产配置中心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它既可以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利益,同时又有风险和成本。

其中,肖钢指出,要加强监管能力的建设,防范输入性风险。金融市场的开放也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给我们国家经济金融发展带来巨大利益,同时它也可能带来一些风险和调整。目前我国的市场开放度仍不是太高。A股虽然吸引了大量外资,但总体上来讲,股票市场外资占比还不到5%,债券市场外资比例还不到4%,当然人民币在全球的储备资产比重也不到3%,整个银行业在全国银行业的外资占比不到2%,所以开放空间还是蛮大的,还要进一步推进开放。

“外资进来它既有一部分是长期资金,也有一部分是短期资金。”肖钢指出,外资有的也是借钱进来炒股的,是带着杠杆来的,如现在美元、欧元、日元都是零利率、低利率,所以借的外汇资金换成人民币进入中国资本市场,这个短期资金会快进快出,给我国的资本市场带来更大波动。

不仅如此,外资进入也带来其他的新问题,比如说外资对我们的核心金融资产定价权的问题。核心金融资产,一般来说是处于龙头地位,它的市值比较大、回报期也比较长,甚至关系国际民生和经济安全。随着外资热情的不断升高,外资持A股上市公司最高比例是不能超过30% 的限制可能会被突破,有的境外投资者也提出要参与我们的股票定增市场的愿望,所以将来在公司并购等方面也会出现新的情况。

“外资现在对我们中国的国债市场非常感兴趣,他们对一到五年的中短期国债价格影响力也在增强。这些问题都是资本市场开放以后要成为全球资产配置中心必然带来的一些问题和挑战。所以也还需要做研究。”肖钢表示,我国要打造人民币全球金融资产的配置中心,也必然会引起一些国家的猜疑、误解,甚至打压。所以在这个方面也要统筹研究采取有效的措施,做好国际协调的工作,在斗争当中寻求合作的机会。

作者不愿公开自己是否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资组合。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金融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