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行业“改朝换代”

时间:2020年07月31日 08:10:00 浏览:

[摘要] 2020年《财富》中国500强榜单发布,在医药行业的入围榜单的企业中,江湖座次悄然发生了变化。2018年,原本占有一席之地的哈药集团、同仁堂在榜单中匿迹,2019年康美药业、步长制药也从榜单中消失不见踪影,而恒瑞,石药等新人相继进场,医药江湖已是改朝换代已然到来。

正文

2020年07月31日 08:10:00

45年前,当单抗体细胞合成问世时,生命科学的轮盘已然开始加速转动。当今世界上的十大药物(营业收入排名)中,八个是生物制药,六个是单抗类药物。对于那些弯道超车的企业,艾伯维曾靠一剂阿达木单抗站上1500亿美元市值宝座,雅培分拆了一个部门出来搞了一个生物药,让一个传统企业市值一度增长到1800亿美元。 如今,生物药与创新药的轮盘,开始在国内的资本市场加速转动,中国药企的江湖座次,也因此开始发生变化。 7月30日,因重组新冠疫苗正式开启临床试验,智飞生物股价创下历史新高。作为首家获得新冠疫苗临床批件的A股上市公司,智飞生物的关注度可谓空前,资本市场已经先行给予反应。 春江水暖鸭先知——7月中旬,国家医保局召开生物制品(含胰岛素)和中成药纳入集采召开座谈会,就生物制品(含胰岛素)、中成药集中采购工作听取专家意见和建议。而7月28日,业内一份关于7月24日集采会要点内容文件在坊间流传,多个生物类药与胰岛素产品包含在内。 无独有偶,三天前2020年《财富》中国500强榜单发布,在医药行业的入围榜单的企业中,江湖座次却却悄然发生了变化。2018年,原本占有一席之地的哈药集团、同仁堂在榜单中匿迹,2019年康美药业、步长制药也从榜单中消失不见踪影,这些医药企业都曾经是医药行业的一方霸主,但如今都已经风光不再。而恒瑞医药、石药控股作为榜单“新人”相继进场,比如恒瑞位次从去年的470名升至393名,超越人福医药、天力士,石药集团从462进至418名。财富榜单进出交替之间,医药江湖已是改朝换代。 实际上,不只是财富榜单,资本市场的医药企业市值排名也发生了剧烈的变化。2017年恒瑞医药、康美医药、云南白药、上海莱士是医药行业为数不多的的千亿市值医药股。如今,上海莱士、康美医药已经跌出千亿市值,云南白药则在原地徘徊,而恒瑞医药已经跨过了5000亿市值,原本的小弟康泰生物、华兰生物、沃森生物、智飞生物、君石生物踏进了千亿市值队列。无论是财富榜还是市值排名,都释放了一个强烈的信号,医药行业市场正在发生剧烈的重构。医药行业正在向原研药、生物制药、疫苗方向深刻转变,曾经受到资本追逐的仿制药、化学药、中药、医疗器械不再是它们的资本追逐对象。

医药江湖更替

在这些逐渐退出舞台中心的药企中,有些是把自己“作死”了,有些则是在仿制药向创新药转换的过程中,缺失竞争力而被残酷淘汰。其实在国际市场,生物药物早已经成为全球药品市场最重要一部分。 十年前,国内药企还是化学制药、仿制药的天下。哈药曾经是一个在中国医药界举足轻重的名字,它不仅是黑龙江省第一家上市公司,同时也是中国医药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在中国医药工业的各类榜单中,哈药也曾是前十乃至前三的常客。然而在这几年的环保高压之下,大量原料药厂家被关停并转,哈药股份不幸成为了“受伤”的那个人。原料药业务的急剧下滑,加之产品老化连续遭受政策重击,这位曾经手握众多昔日重磅品种的霸主,几乎无法避免的衰退。不过,在业内看来,这种衰退是必然,其在研发投入与其地位与体量并不相配。 十年前,哈药集团一年的营收就超过125亿元,而恒瑞医药只有37亿元,习惯躺赚的哈药,可能没想到多年后两人的江湖地位会倒过来。与哈药相似的还有东北制药,也遭受了原料药的竞争打击,为了改善业绩、加速转型,东北制药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其试图用频繁的并购来做大转型,但业绩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改善,反而带来了高负债。这些老牌工业药企,一度触及医药行业C位,但“一招鲜吃遍天下”已不管用了,竞争力缺失下衰退几乎是注定的。 与哈药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石药集团,初期石药也是生产原料药为主。但1999年,石药集团几乎拿出了上一年所有的利润进行恩必普的研发,这在当时看来是一件极为疯狂的事。当时原料药正处于行业的上升期,一年的利润极为丰厚。 显然从现在的结果来看,石药集团赌对了。10多年前公司的原料药与制剂药销售比重为7∶3,而如今原料药的比重已经不足一成。创新药已经成为了石药集团但不可或缺的一环,是公司主要的利润来源。如今的石药集团真正完成了从“原料药到创新药”的转型。哈药从财富榜单消失,而石药则取代进入。

再看康美药业、同仁堂,步长制药都曾是国内中药领域的佼佼者。2019年康美药业还以193亿元的营业收入、11亿元利润上榜中国财富500强名单 ,是国内中药饮片之光。当年康美药业市值位居行业老二,但随着财务造假暴雷,这支曾拥有千亿市值的医药类白马股也在缓缓倒塌。作为中国最老牌的中药巨头之一,同仁堂是“两条腿走路”,左手制药、右手零售,如今两大业务都出了问题。步长制药则是因为核心产品力下滑,3家上市公司均陷入衰退危机。曾经,无论是哈药集团、还是同仁堂都凭借着疯狂的营销,占据一方市场。但如今公司的五大系列产品,均无专利、不是保护品种,在竞争日渐激烈的中国医药市场,备受冲击。另外,近几年老百姓、一心堂、益丰药房也对其发起冲击,这家老字号的竞争力在不断衰退。 海正药业、健康元、东北制药集团,曾经是十年前的500强企业,如今都不见了。一个明确的趋势是,未来国内的医药行业的竞争,将集中在核心技术、拳头产品的上,品牌、营销、渠道能够起到的作用相当有限。

生物药与创新药的崛起

1975年,英国科学家凯撤·米尔斯坦和乔治·克勒,把产生抗体的B淋巴细胞与多发性骨髓瘤细胞进行融合,形成杂交瘤细胞。这种瘤细胞能自体繁殖,且能产生抗体,其成为了目前大多数生物单抗药的理论前身。 如今,在国内的生物类似药研发热潮,则基于上述理论第一波药品专利过期之后的良机——在全球7大单抗药中,有3个在2019年到期,有1个在2018年到期,剩下的3个分别在2020年、2022年和2028年到期。在专利过期之后,研发“生物药版仿制药”——生物类似药变成了可能,生物药热潮便就此袭来。 生物类似药不同于仿制药——由于大分子药物在化学结构上无法与被仿制生物药完全相同,所以“生物药版仿制药”变成了生物类似药。而不同于还原粗糙的化学结构,生物类似药的研发依然需要投入大量研发资本。这种趋势类似于二次“仿制药”大潮的到来,而二次大潮,势必诞生“二代新贵”。

时代赋予了那些有着初始累积,也有着卓越眼光的中国药企追赶甚至超车的机会,复星医药、恒瑞医药、科伦药业、丽珠集团、石药集团、齐鲁制药、中国生物医药等一批优势企业布局新药开发很多年了,并慢慢开始有所收获。神州百济、信达生物、君实药业、药明生物、歌礼生物等也是一批新出现的创新药公司。 一直以来,中国医药企业创新能力偏低,多数医药企业都是仿制化学药为主,但近几年无论是中国生物制药、还是恒瑞和石药,能够成为跻身500强,都与创新药领域布局有很大关系。 比如,恒瑞自2011年以来,每年的研发费用率都在10%以上。2019年恒瑞研发费用为38.96亿元,同比增长45.9%,占营业收入的16.73%。目前恒瑞医药拥有研发人员3400多人,在美国、日本和中国都有研发中心。2019年恒瑞取得创新药制剂生产批件12个,仿制药制剂生产批件11个。如今恒瑞已成为医药霸主,而哈药已经在医药行业排不上位置。

数据显示,2019年石药集团上市公司部分营收22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8%。其中,创新药产品保持了强劲的增长势头,于2019年实现销售收入人民币129.75亿元,增长48.4%,占上市部分整体营收的近六成。据了解,石药集团自90年代巨资引进恩必普开始,便决绝地走上了科研创新转型升级之路。 透过财富榜单和市值榜单可以看出,医药行业市场正在发生剧烈重构。如果说带量采购迫使药企由仿制药向向创新转型,那么新冠疫情则催化了疫苗的需求,并使多个疫研制疫苗的企业迅速站上市值高位。 目前全球十大疫苗品种全部来自GSK、赛诺菲、默沙东、辉瑞四大疫苗巨头,且除了9价HPV疫苗与重组带状疱疹病毒疫苗外,均为2010年以前的品种。我国作为人口大国,疫苗需求不言而喻,市场总规模由2014年233亿元增长至2018年336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9.58%,预计2030年达到1161亿元。 说起疫苗这个行业,相信大家都知道2018年的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在假疫苗事件之后,各级机关对疫苗的管理和重视程度均得到大大加强。在今年在疫情的催化下,我国疫苗行业无疑迎来新一轮的快速发展。目前我国二类疫苗厂商主要为康泰生物、智飞生物、沃森生物、华兰生物、长春高新和康希诺生物,这里面大多是资本市场千亿市值的新面孔。 尤其是智飞生物,来自重庆的智飞生物,是2002年投入生物制品行业,于2010年9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并成为第一家在创业板上市的民营疫苗企业,今年以来,其股价上涨超过250%。它的微卡疫苗是世界上唯一完成三期临床试验的针对潜伏期结核病疫苗,2018年6月,微卡疫苗正式纳入国家特殊审批程序和优先审评品种,有望在2020年年中获批。

医药江湖已变,原来的仿制药、化学药、中药、医疗器械逐渐不再成为资本追逐对象,而是向原研药、生物制药、疫苗方向深刻转变。

文        环球老虎财经

作者不愿公开自己是否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资组合。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金融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