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数科拟16亿元接手快钱 为牌照还是为线下收单市场?

时间:2020年09月16日 06:34:00 浏览:

[摘要] 在京东数科宣布上市科创板之后,又传出消息拟以16亿元的价格从万达金融手中收购快钱,且这一收购意向自年前已开始动议,日前已提交上海央行,正等待批复。

正文

2020年09月16日 06:34:00

在京东数科宣布上市科创板之后,又传出消息拟以16亿元的价格从万达金融手中收购快钱,且这一收购意向自年前已开始动议,日前已提交上海央行,正等待批复。

对此,京东数科官方及快钱目前暂未对此作出回应。但根据财联社记者向接近京东数科的行业人士确认,京东数科确有收购快钱的计划。

实际上,此前在2019年1月万达金融方面更名万达投资,就有消息称其计划出售支付牌照。而目前京东数科已经收购网银在线,这次消息再传收购一家拥有牌照的公司,京东数科或看中的是快钱的全国牌照和线下收单布局,符合其全面to B转型战略。

全面转型to B 或看重全国牌照

公开信息显示,快钱是一家于2004年成立的新型金融科技平台,面向企业客户与个人用户提供包括支付、定制化行业解决方案、金融云、增值业务等高品质、多元化的金融科技服务。2014年底,快钱与万达集团达成战略控股合作,共同打造以实体产业为依托的金融科技平台。

事实上,京东数科已经于2012年收购了网银在线,手里已经有了一张牌照。公开资料显示,网银在线成立于2003年,是国内最早第三方支付机构之一,其创始人为赵国栋,被京东收购后,曾出任京东集团副总裁一职。之后随着京东数科正式成立并独立运营,网银在线被划入了京东金融板块。2014年,全新品牌京东支付(网银+)、京东钱包(网银钱包)陆续亮相。

根据京东数科招股书披露,网银在线还作为试点支付机构办理集中结售汇业务的主体范围为境内机构和境内个人,业务范围限于货物贸易、留学教育、航空机票和酒店住宿,以及被允许在中国农业银行监督下开展基金销售支付结算业务。

同时,网银在线此前刚刚完成增资,于6月30日发生工商变更,其注册资本从约80.09亿元增至约83.52亿元,增加了约3.43亿元人民币,这也是网银在线今年的第二次增资操作。自被京东数科收购以来,网银在线共完成过6次增资。

但值得注意的是但是,网银在线的银行卡收单业务范围仅限于北京市,局限了其运营的范围。

“所以主要看中的是快钱全国的牌照,”一位支付行业业内人士表示,“京东数科现在公司不是开始转型to B了,其实所有的业务都在围绕to B展开。所以商户服务这一块,如果有收单业务的话,会更好的有利于京东数科接下来去做那个整个商户数字化的服务,而收单这块是其中一环。”

“C端的这块实际上没有必要再去争了。而商户跟企业数字化这块是一个非常重要布局。严格意义上来讲,做商户收单这一块,跟金融机构这块的服务也是可以联系起来的。”他补充道。

根据京东数科的照顾说明书,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累计为数十万家小微商户提供线下数字化收单服务,收单数量累计近50亿单。目前公司为超过700家大型商业中心提供会员权益运营解决方案,注册会员数量超过6000万人,会员小程序日均页面浏览量超400万次。

拿到牌照能否改变支付格局?

“我觉得京东数科收购快钱主要是为了补充自己的短板,往小了说是为了补充线下的收单牌照,往大了说其实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支付包括交易的闭环,不管是京东还是京东数科往线下走,都需要一个踏板。”易观支付行业分析师王蓬博表示。

收购快钱就能改变目前京东数科和整个支付格局吗?

从目前的支付市场来看,C端支付格局已经十分稳定,但京东显然有所落后。刘强东就曾在其自传《创京东》中表示:“2013年,阿里巴巴将余额宝玩的风生水起,这暴露了京东的短板:在线支付。电商、互联网金融与支付紧密相连,对第三方支付的忽视,是我这些年的重大失误。”

除了阿里和腾讯,其他互联网巨头依然在不断入局支付市场。日前字节跳动默认拿下支付牌照,湖北省首家持牌互联网支付企业武汉合众易宝科技原股东退出,天津同融电子商务接盘100%股份。而天津同融电子商务是北京石贝科技的全资子公司,穿透以后,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是实际控制人。

7月1日,用友网络将其控股子公司畅捷通支付80.72%的股权转让给融联科技,转让价格为2.98亿元。

2019年1月23日,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付费通完成工商信息变更,最大股东变更为易翼信息,认缴出资额6083.99万元,持股比例50.01%。易翼信息的实际控制人为拼多多联合创始人陈磊。拼多多收购付费通50.01%的股份总耗资在3到4亿之间,由此可以估算付费通的估值在6至8亿。

相比之下,快钱的优势相对明显,“快钱的价值毋庸置疑,齐全的牌照优势,全牌照的机构就没有几个,更不要说快钱手里的真实商户和交易量都能够排到支付机构前列,快钱属于国内最早开始做支付的机构之一,系统架构和商户也都相对比较稳定了。”易观支付行业分析师王蓬博表示。

此外,2019年6月,京东数科还买下了服务于线下的场景支付平台(聚合支付)哆啦宝。

上述支付行业业内人士也表示,加上快钱和此前京东数科买下的聚合支付平台,京东数科就在整个B端商户建立起来了一个更强的一个生态,补齐短板。同时他表示快钱在万达累计下来的资源和场景也比较有价值,但更重要的还是为了京东数科转型to B的战略,

快钱多次传闻被出售 风险值得关注

近期,“快钱”法人代表发生变更,企查查信息显示,新城发展执行董事兼副董事长曲德君卸任快钱支付清算信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穆矢接任。

新就位的法人代表穆矢则是多年前万达金融重金挖角的浦发银行高管,曾任天津市人大财经委办公室副主任、天津信托投资公司总裁助理、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天津分行副行长、行长、党委书记、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总行风险管理总部总监、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副行长等,2017年履职万达金融副总裁。

“据我对万达的了解,快钱被收购以后他们法人一直是万达的人在做,所以换了法人是一个正常的事情”,易观支付行业分析师王蓬博表示。

万达想要出售快钱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最早在2017年就有媒体报道,出售对象也曾传过苏宁、中石化等。

后在2018年10月,曾有消息称万达拟转让网络科技集团旗下的快钱支付业务,此前曾与苏宁洽谈,但未谈拢,目前正与一家具有外资背景的公司接触,但最后并未有进一步动作。

之后2019年1月,万达金融集团在出售及拟出售多项资产后,更名为万达投资集团,陆续寻求转让旗下多个金融资产,除2018年12月将所持百年人寿股份转让给绿城之外,快钱业务及征信业务也在洽谈出售事宜。

上述支付行业业内人士也表示,万达虽然积累了大量的商户资源和支付场景,但是万达的公司基因并不适合金融科技。

此外,第三方支付平台的风险一直存在,仅以快钱和网银在线为例,两家公司的处罚接连不断。

2019年1月快钱支付北京分公司被央行营管部罚款9万元;4月,又被央行上海分行罚款15万元。2018年,快钱曾两度被罚,罚款金额分别为12万元和6万元。

网银在线方面,2019年11月,网银在线因违反规定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国家外汇管理局北京外汇管理部处罚网银在线2943.26万元。

同年2月,因未按规定开展网络支付业务,以及未经许可为多家金融机构提供跨行清结算服务,网银在线遭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罚款90.48万元,没收违法所得87.48万元。

文       财联社

作者不愿公开自己是否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资组合。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金融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