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马南极电商暴跌,顶级公募睿远逆势加仓踩雷!

时间:2021年01月13日 22:34:00 浏览:

[摘要] 一则财务“造假”嫌疑消息让曾经的机构抱团大牛股—南极电商股价自开年来接连下跌,由此公司一直被诟病的以“卖吊牌”为主经营模式也再引投资者关注。在此情况下,为稳股价,公司抛出回购计划。不过令人咂舌的是,不同于其他机构此前纷纷“出逃”,在该回购计划中公布的公司最新十大股东,明星基金经理傅鹏博管理的睿远成长价值逆势加仓,而据公司近期不断跌停的股价,其大概率浮亏。

正文

2021年01月13日 22:34:00

1月12日晚间,南极电商抛出一纸关于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从八大方面回应了造假质疑,其中南极电商强调,公司每一笔销售都发生在各大电商平台,所有数据都截取自电商平台官方数据,真实、可靠、可溯源。

据同花顺数据,受财务“造假”嫌疑影响,公司股价自2020年7月11日的高点(24.41元)以来一路下行,截至12日收盘,公司股价跌至9.23元,下降62.19%,今年以来累计下跌32.5%。此期间,包括社保基金在内的机构纷纷减仓。而或是出于稳定股价的意图,南极电商于5日抛出上市以来规模最大的回购计划。

而回购公告也透露了,2020年三季度未尚未在南极电商前十大股东的明星基金经理傅鹏博管理的睿远成长价值四季度逆势买入,截至4日,睿远成长价值持有南极电商3427万股,占比1.4%,位列其第8大流通股东位置。作为顶尖基金经理,傅博鹏似乎在南极电商上“失手”。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机构纷纷“出逃”下,被市场誉为“聪明资金”的北向资金却接连增持南极电商股份。

睿远等百家机构踩雷大牛股南极电商

资料显示,南极电商此前广为人知的是创立于1998年的南极人,彼时主要靠保暖内衣做出口碑。

2008年公司推出品牌授权的商业模式,即“卖吊牌”,公司产品开始从保暖内衣延伸到到方方面面,热销产品包括家纺、布艺、男装、女装、内衣、鞋品、婴儿用品、户外等等,被人戏称“万物皆可南极人”,虽然都不是自己生产的。

这种既能赚经销商的钱,又能赚供应商的钱,可谓是一本万利的生意,而这也或是其上市后成为机构抱团股的重要原因所在。

2015年,该公司通过借壳新民科技实现了上市。在经历过了上市首年的股价快速上行和随后几年的徘徊挣扎后,该股在去年上半年彻底迎来爆发。

2020年7月11日,南极电商股价迎来24.41元的高点,相比成立之初翻了八倍。

wind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二季度末,持有南极电商机构数量高达454家,持股数量9.83亿股,占公司流通股本比例高达50.33%,持股市值208亿元。

此外更是有400多家公募基金合计抱团6.3亿股,占总股本近26%。社保基金也是长期占据公司十大流通股榜单。

彼时睿远成长价值发布的2020年中报中,南极电商排在其持股的第52名,持股数量179.9万股,市值3808.85万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机构抱团的背后,南极电商这种类似于外包的经营模式却一直为人诟病,缺乏对产品质量的管理,市面上货品质量不一,品牌口碑渐差。

近年来,南极人多次登上国家质监部门及消费者协会黑名单,此外,南极电商还卷入诸多诉讼,据企查查数据,公司目前卷入的司法案件24件。

去年7月11日股价达高点后,南极电商股价开始波动,且10月12日后直线下滑。

今年年初,前兴业证券分析师于2019年3月发布的直指南极电商的“体外循环造假的识别”PPT被传出,这份研报对公司提出了6个疑点,分别是“净利润非常高而无明显壁垒、无明显的竞争对手、非常轻资产的运营模式、财务数据质量差(应收账款)、经营规模翻倍增长的同时员工数量下降、供应商和客户高度重叠”。

而这加速了公司股价崩塌,截至12日,公司股价一度下跌,两次跌停,较年初累计下跌32.5%。在股价持续下跌过程中,不少机构纷纷减仓。

为稳定股价,南极电商1月5日发布回购计划,拟以5亿元-7亿元回购公司股份,回购价格不超过15元/股。

不过投资者似乎并不买账,公司股价仍难挽下颓态势。而值得关注的是,亦不乏机构“失手”,在股价下跌时未减反增。

据该回购报告中,截至4日,2020年三季度尚未出现在南极电商前十大流通股的睿远成长价值持有3427万股,新进成为第8大流通股东。

可以推测出,从去年中报中持有179.9万股到3426.54万股,增加的这3000多万股,应该是在2020年四季度增持的。而这期间南极电商的股价一路下跌,睿远则越跌越补,从目前来看,睿远基金的浮亏已经至少在20%以上。

最新十大流通股中同样浮亏较大的是泰康人寿一只投连险账户,在去年三季度大幅买入3701万股新进第七大股东,此后又增持97.92万股,总体浮亏约50%。

多数机构早已“出逃”

事实上,南极电商股价的第一次下滑趋势是从去年7月11日到9月30日,股价从24.41元跌到17.26元,随后有所反弹,而也正是这期间不少机构似乎开始“出逃”。

WIND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共有110家机构持有南极电商的股票,较二季度末减少约340家,持股数量达7.51亿股,占公司流通股本的38.44%,持股市值达到129.63亿。

同时,共有93家公募基金合计持股2.4亿股,占总股本近14%。

据1月12日深交所龙虎榜盘后数据,该交易日两机构席位卖出3亿元,再加上1月4日和5日两日龙虎榜数据,三次龙虎榜机构席位合计卖出金额为6.22亿元,买入金额为0。

目前睿远有没有卖出尚未可知,不过从睿远成长价值混合C的近期净值来看,或是整体持仓数额占比较小,对其净值影响不大。

具体来看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据最新披露数据显示,除了实控人张玉祥、朱雪莲和吴江新民实业外,其余7家均为机构股东,这些机构不乏社保基金,汇添富证券投资基金,保险资金等。

据同花顺数据,全国社保基金四一六组合于2019年四季度新进3642万股成为南极电商第八大流通股,此后两季度分别增持914万股、5万股至2020年二季度的4561万股,占比2.33%,随后不断减持,截至今年1月4日,减持890万股,占比1.87%。

同样,全国社保基金四一八组合于18年四季度进入,随后不断增持,自2020年一季度开始减持,2020年三季度持股占比1.84%,为第八大流通股,今年1月3日便退出了流通前十大股东。

此外,虽然汇添富基金-社保基金四二三组合在去年三季度增持了360万股,但此前一季度其强势加仓853万股,持股占比2.66%,随后公司迎来股价最高点,可谓赚了不少。

另值得关注的是,南极电商董事刘睿于2020年11月12日至12月31日期间,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累计减持800.20万股。据统计,2019年以来这名股东累计减持南极电商股票约2084万股,套现约2.6亿元。

无独有偶,2020年前三季度,南极电商第二大股东吴江新民实业投资9个月时间减持超过3100万股股票,粗略计算套现约3.1亿元。

北向资金接连增持,南极电商能否走出股价跌停低潮?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多机构“落荒”减仓情况下,被市场誉为“聪明资金”的北向资金接连增持公司股份。

其中代表着北向资金的公司第二大流通股香港中央结算自19年四季度持股6331万股进入南极电商后,此后每季度都有所增持,其中公布的最新持股(1.43亿股)较去年三季度末(0.99亿股)更是增持了0.44亿股,目前持股占比5.82%。

据统计,截至12日,南极电商最近5个交易日下跌16.77%,陆股通累计净买入3644.92万股,占流通盘1.86%,区间平均买入价10.14元;最近20个交易日下跌40.53%,陆股通累计净买入7338.44万股,占流通盘3.74%,区间平均买入价13.05元;最近60个交易日下跌52.32%,陆股通累计净买入7045.38万股,占流通盘3.59%,区间平均买入价16.08元。

而北向资金加仓背后或仍是看好南极电商基本面。据南极电商2020年三季报显示,公司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1.46亿元,同比增长13.14%,净利润2.9亿元,同比增长34.90%,业绩持续增长,逻辑没有变化,且四季度叠加双十一、双十二,冬季的产品销量高,是利润的大头。

此外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授权的店铺在各电商平台实现的GMV均同比增长。在阿里渠道、主要社交电商渠道、京东、唯品会、其他渠道实现的GMV分别为136.31亿元、45.82亿元、32.15亿元、11.62亿元、2.6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2.40%、112.77%、20.93%、55.65%、131.94%。

不过虽然有北向资金支持,但南极电商股价最终能否站稳,更要看市场对公司财务及商业模式的疑虑能否打消,此次南极电商虽逐一回应回应“体外循环造假”质疑,但能否被市场接受还有待观察。

文丨环球老虎财经

作者不愿公开自己是否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资组合。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金融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