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市场C位之争:铁打的器械巨头,流水的医药之王

时间:2021年02月22日 22:22:00 浏览:

[摘要] 说到医疗投资,就离不开最重要的两大子板块,一个是医药,一个是器械。

正文

2021年02月22日 22:22:00

说到医疗投资,就离不开最重要的两大子板块,一个是医药,一个是器械。

放眼全球,两个板块都是超级公司频出的领域。在医药领域,市值超过2000亿美金的公司有5家,包括4000亿美金的强生,2000亿美金的诺华和默克;

器械领域也毫不示弱。雅培市值超过2000亿美金,美敦力市值1500亿美金。对了,4000亿美金的强生,有不少收入来自器械,也算是半个“器械股”。

两个领域巨头诞生的逻辑大抵相同,都是强者恒强、资源不断集中的一个过程。不过,就当下处境而言,巨头们的日子却不尽相同。

器械巨头排位赛似乎已经尘埃落定。以骨科器械巨头为例,强生、史赛克、希尔科、捷迈邦美及美敦力几家巨头,市占率越来越高的同时,过去5年排名一直没变。放眼未来5年,这样的格局也很难被打破。

而“药王”的争夺,却是暗流涌动、渐起波澜。这几年,受专利到期、仿制药冲击,肿瘤之王罗氏销售额逐年下滑;而依靠K药,默克从“无名之辈”直指诺华的老二宝座……

说到底,比起格局固化、技术迭代缓慢的器械市场,药品比的是创新,是发散性竞争。号称“抗癌神药”的PD-1,便是最好的例子。PD-1的跨越式发展,成就了新巨头,也让老巨头的地位岌岌可危。

/ 01 /药王无定数,械头有保障

医药领域,巨头地位虽然看似稳固,但谁也不敢保证说,自己能稳坐钓鱼台。

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医药市场之一,肿瘤领域是观察巨头们竞争的一个缩影。把时间拉回到6年前,肿瘤市场的排位赛似乎已经结束。

2014年,罗氏依靠贝伐珠、利妥昔、曲妥珠三大王牌单抗,肿瘤业务收入超过200亿美金,一骑绝尘;排名第二的诺华,肿瘤业务收入只有117亿美金。

诺华虽然追不上罗氏,但足以让其他药企望尘莫及。当时,收入排在第三的强生,肿瘤业务收入不过44.57亿美金,百时美施贵宝排名第四,肿瘤收入不过30亿美金出头。

肿瘤领域的排位赛,已经结束了么?不,这只是“假象”。

到了2019年,肿瘤市场王者之争愈演愈烈。虽然罗氏依然以281亿美金收入傲视群雄,但诺华老二的位置岌岌可危。

从收入上看,诺华143亿美金的收入仍排名第二,优势已经不再明显。2019年,默克以119亿美元的收入紧随其后。

默克算是一个意料之外的对手,毕竟2014年,其肿瘤产品收入只有9.58亿美金。但如今,手握K药的默克,超过诺华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实际上,能够威胁诺华位置的,不止是默克。2019年,强生和百时美施贵宝也都已完成“蜕变”,收入均超过100亿美金。

显然,肿瘤市场的斗争,并没有大家想象中固化。照这个趋势来看,你很难说,5年后市场排名将会如何。

相比之下,器械领域巨头的日子要安逸许多。同样,我们以器械领域重要的骨科市场,作为观察的切入点。

2014年,强生以96.75亿美金收入成为骨科领域龙头;史赛克以41.53亿美金收入排名第二;捷迈邦美和美敦力,分别以39.97亿美金、30.41亿美金排名三、四名。

5年过去,排名依然如此,巨头间的差距仍大抵相同。

2019年,强生收入虽然有所下滑,但依然高达88.39亿美元;史赛克收入有所增长,达63.37亿美元,但要挑战强生的地位,还需要时间。

除此之外,捷迈邦美和美敦力,排名依然三、四名,收入分别为47.4亿美元和25.03亿美元。未来5年内,这样的格局或许很难被打破。

/ 02 /容易“固化”的器械市场

器械巨头们的日子更安逸,本质是因为高值耗材是一个集中度不断提升、强者愈强市场。

首先,医疗器械大部分领域先发者优势明显,这与器械产品的特殊性有关。

医疗器械,原创技术更迭其实并不快。比如几十年前会使用支架解决血管堵塞问题,现在依然如此。这样的特性决定了,行业先发者有先发优势,后来者要想挑战,难度不小。

一方面,医疗器械产品一定程度上依赖医生的操作,许多医疗器械,尤其是植入性器械,操作过程对产品有效性影响很大。

在没有颠覆性创新的情况下,后来者如果搞不定医生,也就意味着拿不下市场。

东芝的电子内窥镜就是典型,技术更先进,却没有赢得市场。核心原因在于,奥林巴斯之后开发的产品像素接近东芝,但其采用的是纤维内窥镜设计,对医生来说使用体验更加熟悉。

另一方面,虽然器械产品颠覆性创新少,但微创新不断。还是以冠脉支架为例,单纯就材质来说,已经从此前的不锈钢支架,发展到当下的可降解支架。

通常情况下,跨国医疗器械厂家会派驻科学家与医生一起工作,分析医院应用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临床使用中的痛点,不断完善产品,提高用户体验,从而实现器械产品的升级换代。

根据兴业证券研报,国际上平均18个月就有一代新产品。这会让后来者望而生畏。很多情况下,这一代的产品的临床试验刚刚结束,巨头们的下一代产品就已经面世了。

器械的优势累积是全方位的,这种时间和经验的积累,是后来者难以逾越的鸿沟。

其次,高值耗材本质上是精密制造,有着较大的技术壁垒。高值耗材是一个多行业协同发展的行业,产品复杂性高,即便没有专利保护,后来者也不一定具备仿制能力。

虽然我国目前国产耗材替代率越来越高,但大部分还只是在低端器械领域。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我国高端医疗器械产品市场,70%由外资占领。部分高端领域,国产产品在近几年才实现“零的突破”,比如高端 CT、核磁、内窥镜等。高清内窥镜,国产品牌的市占率不足5%。

实际上,不同领域医疗器械产品跨度大,同行也很难通吃。不同治疗领域药品的临床试验基本相同或相似,但医疗器械各细分领域之间的技术原理和工业流程差异巨大,很少有交集。

比如,眼科、齿科还有大型影像设备的方案设计、评估指标,基本没有可比性。这在无形中,加宽了各领域玩家的护城河。

纵观全球医疗器械市场,各细分领域的山头,坐着的几乎都是不同的巨头。骨科领域强生是老大,到了心血管领域,主导话语权的则是爱德华和美敦力等。

最后,器械消费属性更强,品牌的价值也极其重要。比如,关节植入大多为终身植入,病人更倾向于选择技术发展成熟、口碑及服务都更有保障的进口产品。

综合来看,在没有革命性技术出现的情况下,器械领域的发展会逐渐收敛,格局愈发“固化”。

也正因此,2018年强生、史赛克、希尔科、捷迈邦美及美敦力几家巨头,在骨科领域的市占率接近70%,是当之无愧的的寡头垄断者。过去几年,巨头间的排名也未发生变化,未来大概率也是如此。

/ 03 /与时间赛跑的“药王”

如果说医疗器械是时间的朋友,那么医药便是和时间赛跑。

药品的专利药到期,难以避免会出现专利悬崖。由于没有研发投入,仿制药价发起的骨折式价格战,原研药厂无力招架,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失去市场份额。

即便是肿瘤领域老大哥罗氏,也无法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当前,罗氏肿瘤领域两大王牌贝伐珠单抗和曲妥珠单抗,因为专利到期、类似药上市冲击,销售额逐年下滑。

2019年,曲妥珠销售额60.78亿法郎,同比下滑15%;贝伐珠因为欧洲专利还未到期,并未受到明显冲击,但增长已经乏力,2019年销售额71.18亿法郎,同比仅增长2%。

对医药巨头来说,如果是销售占比很大的明星药品遭遇专利悬崖,又没有新产品能够衔接,收入会迅速下滑;

即便有新产品衔接,但一些巨头由于此前大单品过于亮眼,在老明星产品进入衰退阶段后,往往只能进入“填坑”阶段。

罗氏便是如此。作为肿瘤之王,罗氏自然没有落下PD-1市场的机会。罗氏推出的PD-L1产品阿替利珠战斗力十足,2019年收入已达18.87亿美金,同比增长139.07%。

不过,2019年罗氏肿瘤药品收入仅微增6.96%,2020年前三季度同比下滑8%。

大佬们收入持续增长有瓶颈,后来者却有异军突起的机会。挑战诺华的默克和百时美施贵宝,便是抓住了这样的机会。

说到默克大家可能不大熟悉,但K药大家一定不会陌生。K药属于默沙东,而默沙东则是默克子公司。

作为肿瘤领域神奇的免疫疗法,K药是过去几年最重磅的药品之一。2019年,K药全球销售额已经达到110亿美金。

正是凭借K药的亮眼表现,默克2019年肿瘤业务收入接近120亿美金。凭借K药当下的增长趋势,短期内超越诺华并不是难题。

百时美施贵宝的崛起,同样靠的是PD-1。放眼全球PD-1市场,除了K药,最火爆的便是百时美施贵宝的O药。2019年,O药收入超过70亿美金。凭借O药,百时美施贵宝肿瘤业务收入也突破了100亿美金。

说到底,药品研发并没有绝对的中心,核心取决于产品疗效。而决定疗效的,是不同的原理和技术路线,这些巨头们可垄断不了。

也正因此,医药领域有着更大的不确定性。正如当下,核酸药物是研究热门,基因疗法层出不穷。

谁都不知道下一个K药何时出现,也很难想象未来一二十年,整个生物制药行业格局会如何。

/ 04 /妻不如妾,药不如械?

看下来,器械是一场收敛竞争,龙头逐渐集中;而医药则是发散竞争,“药王”位置轮流坐……

似乎,器械龙头辨识相对容易,长期确定性高;而医药的机会在新药研发,辨识难度大,更像是一场豪赌。

也正因此,医疗行业有一句话,说的是“药不如械”。药确实不如械。美股器械龙头过往几十年的复合收益,明显跑赢医药龙头。

天风证券此前统计,截至2018年底,美敦力、丹纳赫、史赛克等器械龙头,上市以来的年复合收益均在16%以上,而辉瑞、诺华、默克等医药龙头,上市以来的年复合收益分别只有12.3%、8.2%、7.8%。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药真的不如械。核心原因是医药和器械行业所处的阶段不同导致的。

历史较悠久的默克,大约有350年的历史,而器械龙头美敦力目前也不过70年历史。

所处的生命周期阶段不同,必然导致业绩表现会有所不同。业绩表现又直接反映到股价上。

实际上,行至当下,器械领域也已进入瓶劲期。2019年,全球器械企业top10,全是微增长甚至负增长。

而放眼国内,不管是创新药企还是医疗器械领域,基本都处于同一起点。这也意味着,国内不管是医药还是器械市场,都有着巨大的投资机会,就看你如何押宝了。

对于器械来说,最明显的短板是天花板较低。虽然总体规模庞大,但每个细分领域的市场规模都很小。以冠脉支架为例,集采后国内冠脉支架市场规模缩水至不足20亿元。

医疗器械的细分市场通常比较小,企业需要不断延展产品线,才能摆脱单品或单细分生命周期对企业的成长限制。

但药品领域的市场空间则大不少。即便是医保不断控费的情况下,药品依然以可观的速度增长。

去年,光莲花清瘟胶囊的销售额便接近40亿,更不要提各类“神药”的规模了。也正因此,医药领域往往能够孕育出成长性惊人的巨头。

那么,你会选择哪个赛道呢?

文丨读懂财经

作者不愿公开自己是否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资组合。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金融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