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飘扬再出山背后:PD-1增长已至尾声,恒瑞医药将迎至暗时刻

时间:2021年07月21日 11:02:00 浏览:

[摘要] 过去的老路走不通了,新路会怎样,谁也不知道。这是所有传统药企面临的转型之痛。

正文

2021年07月21日 11:02:00

过去的老路走不通了,新路会怎样,谁也不知道。这是所有传统药企面临的转型之痛。

中国生物制药掉队,海正药业再度迷失,豪森制药失去增速,石药集团低迷2年,科伦药业高调转型……

在创新“胡萝卜”加医保局“大棒”指挥下,没有一家药企的转型是不痛苦的,用涅槃重生来形容也不夸张。

涅槃重生,不仅是中国制药行业从仿制到创新的一个必要过程,也是每一家传统药企转型所必须经历的。即便强如恒瑞医药,当PD-1这剂猛药消退,痛苦也开始显现。

7月9日,恒瑞医药发布公告表示,周云曙先生因身体原因,辞去所有职位,包括董事长、总经理以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作为前董事长孙飘扬钦点的接班人,此刻距离周云曙上任还不到2年时间。

突如其来的人事变动,预示着恒瑞医药的前路不会过于平坦。一切皆有端倪可循。

6月份,公司集采报价失误,让重磅产品要么出局,要么以远低于竞争对手的价格入围,损失惨重。集采的失利,将在2022年开始显现。

在医保局“大棒”下,仿制药业务萎缩不难预见;悲催的是,恒瑞医药最倚仗的创新药PD-1,销售额爬坡期已接近尾声。换句话说,PD-1已经难以填补仿制药留下的坑。

人到五十知天命,恒瑞医药2022年的表现,大概率让人失望。

增长引擎相继熄火,恒瑞医药正在经历一场整体性的重塑,称之为至暗时刻也不为过。

传统药企转型之痛只会迟到,不会缺席。这也提醒我们,在靓丽管线、重磅产品面前,医药行业的“灰犀牛”不容忽视,它就在前方,可能暂时没有影响,但终会发生。

/ 01 /“上任”仅一年半的钦点接班人

对于恒瑞医药来说,能从一家地方小药厂,成长为行业一哥,前掌舵者孙飘扬功不可没。即便是当下,孙飘扬依然是恒瑞医药的名片。而对于继任者周云曙,外界似乎了解不多。

实际上,恒瑞医药的成长与蜕变,周云曙是见证者,也是参与者。1995年,从中国药科大学毕业后,刚毕业的周云曙就加入了恒瑞医药,至今26年,为恒瑞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早在2003年,周云曙便已担任公司总经理一职。以管理者的身份,周云曙先后分管过研发、人力资源、企业运营等业务,并于2014年开始主抓销售工作。

这期间,恒瑞医药的营收实现快速提升,历年增速均超过15%。时至今日,恒瑞的销售铁军,依然令对手闻之“胆寒”。

典型的就是PD-1。作为第三款国产PD-1,2019年5月份卡瑞利珠才获批上市,7月份正式上市销售,只用6个月时间,便以20亿左右的登顶PD-1销售额第一的宝座。

对药企来说,销售能力与研发能力同样重要。也难怪,周云曙深受孙飘扬器重。2020年1月,孙飘扬卸任恒瑞医药董事长,周云曙接任。

有媒体报道,孙飘扬曾公开表示,周云曙是“最佳人选”。核心原因是,孙飘扬也认为,销售对中国的医药行业公司来说,挑战性比较大。

事后来看,周云曙也曾顶住了压力。虽然麻醉线业务大受影响,但在肿瘤产品强势带动下,恒瑞医药营收依然同比增长19.09%,净利润同比增长18.44%。

2020年,卡瑞利珠销售额已经一骑绝尘。根据百济神州招股书,2020年卡瑞利珠销售额是48.9亿元,销售额排名第二的国产PD-1信达生物达伯舒仅24.9亿元。进口产品中,公认疗效最佳的K药,销售额也只有24.1亿元。

不过,虽然PD-1销售额突飞猛进,但在仿制药大本营,恒瑞医药却老马失蹄。这对周云曙不啻为一大打击。

/ 02 /第5轮集采最受伤的药企

对于恒瑞医药投资人来说,2021年无疑是极其失望的一年。

单就股价表现来看,今年以来恒瑞医药股价跌幅已经超过30%。从1月份开始,其股价不是在下跌,就是在下跌的路上。同期医药指数上涨4.05%,上证指数表现再不佳,但截至今日依然有1.47%的涨幅。

你可能会说,去年恒瑞医药大涨53%,市值逼近6000亿。涨多了,回调实属正常。

但是,相比股价,更让投资人揪心的,是恒瑞医药不佳的业务表现。

6月份开展的第5轮集采,是恒瑞医药今年的头等大事。在这轮集采中,公司多个重磅产品入围。

但其最后的表现,却令人大呼意料,甚至可以用失误严重来形容:重磅产品不是丢标,就是价格下降幅度远高于竞争对手。如此一来,销售额大幅缩水成必然。

根据公告,恒瑞医药本次丢标的,是碘克沙醇注射液和格隆溴铵注射液。

2020年,这两款产品销售额为18.73亿元,占公司去年营收比例为6.75%;今年一季度合计销售额为4.91亿元,占公司营收比例为7.09%。

收入占比不低的两款产品竟然意外丢标,恒瑞医药的报价策略显然出了问题。这种失误,也体现在中标产品上。

本次恒瑞医药中标的6款产品,价格都远低于竞争对手。比起丢标产品,中标产品损失势必更加惨重。

比如中标的奥沙利铂注射液,价格为91.8元/盒,而同样中标的对手中,报价最低的齐鲁制药,价格为198元,两者报价相差106.2元。

此次中标量最大的苯磺顺阿曲库铵注射液,恒瑞医药报价为158元,而另外中标的两个对手,报价分别为241.8元和343.8元。报价悬殊之大,也难怪有人调侃,恒瑞医药这是要取代齐鲁制药,变成价格屠夫。

要知道,恒瑞医药中标的6款产品去年销售额并不低,合计达25.57亿元,占营收比重达9.22%;今年一季度合计销售额为5.46亿元,占营收比例为7.87%。

而在大幅降价之后,按拟中标量计算,这6款产品年收入大约为2.2亿元,仅为去年收入的8.6%,损失可想而知。虽说本次集采将于今年四季度正式执行,对2021年的业绩影响有限,但2022年,恒瑞医药不能说没有压力。

在医保局“大棒”下,仿制药业务萎缩是板上钉钉之事,只是大家没想到,恒瑞医药能对自己下手如此狠。6月23日发布集采拟中标公告至今,恒瑞医药股价跌去11%,一连十几份临床获批公告也没能力挽狂澜。

这也不奇怪,恒瑞医药处于成熟期,面临各方面的苛刻考验。尤其在这个当口,仿制药业务突遭变故,更是将PD-1放量持续性和接力品种存疑的困境无限放大。

都说五十知天命,这一点,周云曙比谁都清楚。

/ 03 /即将到来的至暗时刻

过去的老路走不通了,新路会怎样,谁也不知道。这是所有传统药企面临的转型之痛。增长引擎相继熄火,恒瑞医药也即将陷入这一困境。

作为以仿制药起家的公司,仿制药依然是恒瑞医药的主要收入来源,占比超过一半。但起家业务每况日下,公司要想持续增长,只能依靠创新药的发展。

过去,卡瑞利珠大放异彩,让恒瑞医药焕发第二春。但就目前来看,卡瑞利珠的高增长已经接近尾声。

上文提及,2020年卡瑞利珠销售额翻倍,逼近50亿元,根据此前流传出来的调研纪要,2021年卡瑞利珠的销售目标依然是大幅增长。

2021年卡瑞利珠要完成这一目标不难,但其放量持续性,是个问题。

据西南证券杜向阳团队预测,在年用药费用为6万元的情况下,国内PD-1单抗市场规模峰值大概只有305亿元。

要知道,305亿元还是基于全部适用PD-1的癌症患者都用药的情况下。比如,肺癌等适应症渗透率需要达到80%,难度显然不小。

2020年国内PD-1单抗市场规模在100亿左右,接下来的增量市场还有多少,有待商榷。加上入局者越来越多。

所以,摆在各位PD-1玩家面前的是,国内PD-1市场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卡瑞利珠销售额一骑绝尘不假,但它也会很快摸到天花板。

当然,恒瑞医药的创新布局不少,包括已上市的PARP抑制剂氟唑帕利,以及正在审批阶段的乳腺癌重磅药物CDK4/6抑制剂。但不管是PARP抑制剂还是CDK4/6抑制剂,都很难接过PD-1的大旗。

受限于适应症因素,PARP抑制剂市场规模远不如PD-1。2020年,国内首个上市的进口产品销售额为10.5亿元,首个国产产品销售额更是只有2.1亿元。

CDK4/6抑制剂患者群体规模固然不小,但摆在恒瑞医药面前最大的难题是,first in class产品哌柏西利产品专利2023年就将到期,属于me too类产品的红利期并不长。

说白了,如果短期内没有PD-1这样的重磅产品顶上,在仿制药业务不断萎缩的情况下,营收超277亿的恒瑞医药很难维持增长。

增长引擎相继熄火,称之为至暗时刻也不为过。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恒瑞医药彻底失去机会。

如果说,中国传统药企中,谁能成功转型、摆脱困境泥潭,恒瑞医药无疑是可能性最高的那个。毕竟,公司对创新毫不吝啬。

2020年,恒瑞医药研发费用投入49.89亿元,从绝对数来看,仅次于百济神州等后来者。17.88%的研发费用率,纵然离国际巨头等还有一定差距,2020年,辉瑞的研发费用率为22.44%,默沙东为28.25%,相比国内传统药企,恒瑞医药已经明显走在了前头。

当前,恒瑞医药在双抗、ADC等前沿领域,也有所布局。论管线深度与厚度,恒瑞医药可以说是国内最强的药企之一。

此刻,老将孙飘扬再度出山,能否带领恒瑞医药尽快走出困境?

文丨读懂财经

作者不愿公开自己是否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资组合。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金融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