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公开反对文峰股份收购案,原董事长因涉徐翔案被判刑

时间:2021年11月20日 19:04:01 浏览:

[摘要] 出狱后的徐翔颇有干劲,还自称在狱中看了几百本书。

正文

2021年11月20日 19:04:01

出狱后的徐翔颇有干劲,还自称在狱中看了几百本书。

作者 | 高远山

编辑丨李逸明

来源 | 野马财经

11月19日,昔日“私募一哥”徐翔及其母亲郑素贞透过媒体发声:坚决反对文峰股份资产收购方案。这是今年7月徐翔刑满释放后第一次对外界发声。

郑素贞是文峰股份(601010.SH)第二大股东。11月18日,文峰股份发布公告,全资子公司江苏文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峰科技”)拟以现金购买关联方四家公司100%股权,合计交易金额为 5.38亿元。

徐翔对“证券时报·e公司”表示,“标的资产估值过高,质量平平,文峰股份大股东涉嫌掏空上市公司利益。在青岛中院尚未甄别清楚冻结的资产前,不希望文峰股份通过这种不合理的收购方案,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损害股东权益。所以,明确、坚决地反对此次收购方案”。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

上交所问询,控股股东发声

文峰股份拟购买的四家公司为南通文峰炜恒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南通恒仁行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启东文峰恒隆行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和徐州文峰伟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都是文峰集团(文峰股份第一大股东)的孙公司。

买卖双方还签署了《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出售方江苏文峰汽车连锁发展有限公司承诺,若未兑现,差额按照约定措施对购买方进行补偿。

在上市公司股吧里对于该交易的质疑颇多,上交所迅速关注发出问询函,提出六大问题:

一、标的四家公司均采用收益法和资产基础法两种方法估值,但最后都按高的来选择估值,上交所询问依据并问“是否存在向控股股东输送利益的情形”。

二、炜恒汽车和恒仁行汽车存在大量应收款,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标的公司是否存在其他被控股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形;

三、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标的公司在业绩承诺期内净利润仍出现下降或保持亏损的原因及合理性;

四、炜恒汽车7400万股股份质押给了浦发银行南通分行。同时,恒仁行汽车、恒隆行汽车和伟杰汽车分别对南通恒百利汽车的融资提供担保。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相关情况;

五、本次交易总作价为5.38亿元,而上市公司今年三季报货币余额为8.94亿元。上交所要求说明交易是否对公司带来资金压力等问题;

六、关于同业竞争。四家标的公司主营业务均为汽车销售服务,上交所请公司说明本次收购是否将导致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出现同业竞争。

11月19日,文峰集团官方微信号发文回应市场声音,做出两点说明:

一、近年来,文峰股份利润和收益下行,文峰集团注入优质资产为的是改变被动局面;

二、文峰股份有大量历史遗留问题仍需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去解决。徐翔先生出狱至今,未与文峰集团进行过任何联系,文峰集团也尝试与其沟通,一直未得到其回复。

原董事长曾涉徐翔案

文峰股份主营零售百货,是徐翔案涉案公司之一,原董事长徐长江也在涉案上市公司高管名单之列。

2014年12月22日,文峰股份转让1.1亿股给徐翔母亲郑素贞,转让价8.6亿元。到了2015年2月28日,文峰股份抛出“10转15派3.6元”的高送转预案,股价最高涨幅高达500%。

2015年4月7日至5月13日, 徐长江通过大宗交易减持文峰股份股票,套现67.617亿余元。徐长江于2016年9月7日辞职,因涉嫌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在同年12月29日取保候审。徐翔案发之时,徐长江的违法事实亦被查明。

2017年4月27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操纵市场罪判处徐长江两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12亿元,徐长江违法所得25亿元依法上缴国库,两者叠加共计37亿元。

根据判决书披露,2014年徐长江欲减持文峰股份股票,经与徐翔多次见面合谋后达成一致:由徐翔接盘徐长江通过大宗交易减持的部分文峰股份股票,徐长江控制上市公司发布利好消息,徐翔则通过二级市场连续买卖操作,控制文峰股份股价和交易量,以达到共同拉升股价,实现高位减持套现目的。股价拉升后,徐长江减持文峰股份股票,双方约定减持底价按照每股14元计算,超出部分五五分成。

目前郑素贞是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数2.75亿股,占比14.88%。

文峰股份董秘办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目前徐翔方面还没有和公司沟通过此事,这个收购案还没有过股东会,目前只是公司层面做了一个董事会决议。关于徐翔是否说了这个言论,目前还无法核实真假,如果他真的不同意的话,那开股东会就没有意义了。”

徐翔出狱在干啥?

2021年7月9日,徐翔刑满出狱。出狱当天有知情人士向野马财经透露,徐翔现在状态很好,“正在洗澡。”

野马财经获悉,出狱后的徐翔颇有干劲,还自称在狱中看了几百本书。

在资本市场二十余载的交易中,徐翔获得了巨额财富。

2017年青岛中院宣判时,徐翔家族总共有超过210亿的资产,其中既有徐翔和应莹的夫妻共同资产,还有在徐翔父母名下的资产。

徐翔名下资产多通过父亲徐柏良和母亲郑素贞持有,徐翔本人很少出现在股东名单中。以徐翔担任法人的“泽熙系”核心公司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例,徐翔与母亲素贞和父亲徐柏良分别持股40%、55.2%和4.8%。

从资产的性质说,除了现金以外,大多是有关上市公司的股权,括宁波中百(600857.SH)、大恒科技(600288.SH)、华丽家族(600503.SH)、文峰股份(601010.SH)、康强电子(002119.SZ)、东方金珏(已退市)等至少6家上市公司。其中,华丽家族、康强电子等是由泽熙投资旗下企业持有,仅有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分别由徐柏良、郑素贞名义实控。

你看好文峰股份收购案吗?欢迎评论区告诉我们。

作者已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资组合。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投研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